• 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言情
  • 最新排行

    與空姐的一夜情

    发布时间:2019-06-23 12:14:34   

    和空姐做愛,只能用刺激新鮮來形容,但一般人只能想想而已,就像你現在看到「空姐」兩字,就想起高佻的美女們穿著制服,秀髮往後整齊梳攏,細緻的化裝和點了名牌口紅的朱唇,拖著行李走過身邊散發的淡雅香水味……我不相信你不會心動

    我也不相信這個夢想會在我身上實現,而且還真的是在飛機上。

    那次去洛杉磯談完生意,回台灣時坐頭等艙,由於淡季客人少,只有一兩位空姐輪流serve,入夜後另幾位乘客早已沉沉睡去,只剩我一人獨醒。剛才因為那幾天的時差而有些頭痛,便找了空姐過來要她幫我送杯Coffee。

    「黃先生,你的Coffee。」我瞄見這個靚姐的名牌上寫著「楊郁恬」,的確人如其名的甜,約165公分的身高,明亮的大眼,這家號稱「台灣之翼」的頭等艙空姐果然是挑過的。

    「謝謝!」我伸手接著熱騰騰的杯子,不小心燙了一下,手肘正好碰到她彎下腰來凸挺在我身邊的胸部,「啊……」她不好意思的輕輕叫了一下,我連忙向她道歉,但她並未露出不悅之色,看來是基於這個行業的禮貌吧!她用淺笑說明不在意,還俐落的拿紙巾幫我擦手。

    「Sorry,」明顯的看出楊郁恬有點心神不寧,「妳的名字很好聽……有英文名字嗎?」我趁機和她搭訕。

    她看了看自己的名牌,似乎知道我偷看過了,她眨眨眼:「可以叫我Meg,梅格萊恩的Meg。」

    「我叫William。」我稍微介紹了我自己,也和她小聊了一下,知道她住板橋,大學畢業後當了一陣子女秘書,兩年多前考上空姐,剛到頭等艙服務不久。

    結束短暫對談,楊郁恬向我點個頭,表明自己要去備室整理具。我看著她的背影,綠色的窄裙下有一雙修長的美腿。我回過神來,試著想睡一下,沒想到剛才喝的咖啡正要發作,腦袋太清醒,眼睛一閉,都是楊郁恬細緻的臉蛋和制服下姣好的身材。

    旁邊的旅客都已睡死,只有隆隆的鼾聲和飛機悶悶的引擎聲合奏,我想起某位常做商務旅行的朋友聊過,有些頭等艙的空姐會提供另一種服務的,只看自己有沒有這個艷福可享,於是起身往備間走去。

    靠著櫥邊緣,我輕輕抱著她的腰作她的支撐,她兩腿抬高,緊箍在我的腰部,她淩空的腳踝還穿著米色的高跟鞋,我用整個手掌愛撫她修長的大腿內側,她兩腿夾得更緊,我的肉棒幾乎無法前後律動,只好更加把勁做抽送。

    她制服上的名牌已隨著我的衝刺而有些鬆動,「楊郁恬」三個字在我眼前隱約出現,「啊……」她終於忍不住嬌呼出來:「我……我來了……對對……碰到G點了,收縮得好快哦……一次……第二次……哦……」

    聽到她低沉卻陶醉的叫床聲,我不禁興奮而抽送得更快更深,她也伸手下去撫愛把玩我的陰囊:「你……比他粗……插到……頂到子宮頸了……」

    我更加速用不同角度狂搗,楊郁恬朱唇微張:「黃大哥,從後面好嗎?」

    我當然也喜歡換個不同的姿勢,在幾萬英呎的高空上,有誰知道我和楊郁恬運動的比氣流更激烈呢?

    我緩緩地退出她的身體,兩人的體液仍緊緊相連,我讓她翻過身來,對準夢想中的空姐早已沾滿愛潮的入口,從後背位騎乘上去。她的手攀扶在牆邊的把手上,兩人的性器官像是活塞般前後拉扯,我的肉棒彷彿在她的體內拼命漲大。

    如果她是我的老婆該有多好!我心裡邊想著,一手攫住她終究還是飛散的秀髮,一面往深處狂頂。

    「好……我喜歡這個……從後面……」

    我一面挺腰律動,一面湊到她的耳邊問:「我們在做什麼?」

    她早已香汗淋漓,小小聲的回答:「做愛。」

    我繼續問問題,故意挑逗她的情慾,也為自己助興:「男女做愛又可以用哪些動詞代替?」

    她又紅了臉,我動作減緩,親了親她細細的眉毛,感覺她又在收縮了:「妳每說一個,我就多抽送一百次……」

    她深怕我停下來沒法讓高潮繼續,用幾乎聽不見的聲音說出了兩個詞:「行房」、「上床」。

    我又開始加快速度,鼓勵她繼續說:「還有呢?」

    郁恬害羞得搖頭,「我幫妳說一個好了,性交。」我說。她又再夾緊雙腿:「交配……交合……」她知道不說我會停下來。

    從這麼有氣質的亮麗女孩的口中說出:「Fuck……」我感覺快要再次射出來,一定要和她同時高潮才算完美,所以一面再追問:「那我在Fuck妳,還可以怎麼說?」我拉著楊郁恬的手,去撫摸我們性器充血交合之處。

    她已經有點Lose control,我知道她力氣快放盡了,但還是說了出來:「你在……上我……操我……幹我……插我……」她換了口氣,講出這個絕色空姐從來沒說過的話:「你好硬……你騎了我好久……你肏得我好結實……」

    我再也忍不住這種激情的言詞刺激,將楊郁恬翻過身來,用立位再度肏入她的深處。我抽送了上百次,楊郁恬早就被我頂得語無倫次:「從來……他都沒有讓我這麼High……」

    我知道她要達到最後的高潮,但我要和她一起,「郁恬……妳是我上過最棒的Girl。」我猛力一抽再一挺,再往深處傾盡全力用我的硬棒摩擦楊郁恬的陰道壁:「要射了……」

    「嗯……好……我也來了……來了……」

    我感覺龜頭迅速的張開,一道又一道溫熱的精液源源不絕的噴射出來。

    「哦……我要你的Sperm……你射了……我收縮了……」

    我體貼地停留在她體內大概三分鐘,才把自己的巨棒連套子一起抽出來。楊郁恬看著套套的頂端蓄積了這麼多的白色精液,又羞得低頭不語。我抱著她,給她一個感激的熱吻。

    一切歸於平靜,好在另一個空姐睡遲了,晚了一個鐘頭才來交班,這時的楊郁恬早已重新補了妝,一頭秀髮又梳好一個整齊的髻,制服的領口彷彿還有些汗水,但我看到的是她略略鬆動的名牌。趁交班的空姐還在機艙另一頭整理東西,我走到楊郁恬的面前,幫她把胸前的名牌調正,名牌後的乳房上個鐘頭還游移著我的雙手。

    「謝謝妳!」我發現我似乎愛上了她的眼晴,或是,愛上了她。

    「也謝謝你,給了我一個難忘的回憶。」她道聲晚安。

    「等一下,」我執起她的手,塞了張紙條在她手中:「妳知道我們該怎樣再聯絡。」她淺淺一笑,眼裡有道奇異的光芒。

    她點點頭,走回她們的休息室。我知道,我們會在台北的某個咖啡館裡再相逢。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