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校园春色
  • 最新排行

    大学生交换女友27

    发布时间:2020-11-13 00:00:31   

    (27)

    得到她的鼓励,我也不客气了。将被紧夹着的龟头轻轻的抽出,那时她面上流露出的是一种若有所失的表情,像是对我说:“我正感到舒服时,为何你要抽出来啊!”

    我当然不会蠢得全根抽出来,就当我的半个龟头尚留在她紧凑的处女阴道时,我再援援的插入。我留意着她脸上的表情,巧妙地运着腰力,计算着刚才插了多深,再援援的轻轻的再比前一次插深入些,直至看到她受不了般的表情,我才停下来,再援援抽出我的阳具,直至留下半个龟头在内时,才再次不温不火的插入!

    我保持着这种渐进的方式,每一次的插入也是轻轻的缓缓的,但却楔而不舍的一下比一下深入,望着她的表情作为指标,只要一见到她有不适的表情就立即抽出,再插入至刚才的位置,又再一次尝试继续深入。因为我不想第一次的经验,使她留下不好的印象。

    同时,我也可以欣赏这个16岁的小妮子第一次失身于我时的变幻多端的迷人表情。

    当我有时赏试深入一点,她那黛眉直竖,朱辱微张,双手紧捉着我肩头不放的表情,真是我见犹怜!那时我一定会忍不住在她的鼻尖上轻轻一吻,然后才把阳具抽出来!

    同时间子君亦在旁一边吸吮着她的右乳,一边用手挑弄着她左边的乳头,我亦会有时保持着在一定的深度内前前后后的进出着,而不再吋进。因为那时她正好可以享受我阳具顶端磨擦着她阴核的快感!她那脸上一脸享受的表情,真可使我感受到征服处女的快感,更加上看到她因体内快感积聚,而由淑女变荡妇时的淫浪表情,真使我有想一泄如注的冲动!当然,尚未破她的处,我又怎会轻言放弃!

    终于,我的龟头感觉到顶到她的处女膜了!我开始快速的在她阴道内进出,但每次也避免洞穿她的处女膜,阳具只是不停的在她的阴道口及处女膜之间范围活动!

    与此同时,除了一只手用来支撑身体外,我另一只手也不闲着。不停与子君合力搓弄着她36C的乳房,感受着那像面粉团般软滑的质感,除了不停像搓面粉般捋弄她的乳房外,有时更俯下身去吸吮她的乳头。

    原来她的乳房是如此的敏感,一经我的搓揉,她立即变得像饥喝了很久般,双手扯着我的头发,口中不停的淫叫着:“啊。。。。。。啊。。。。。。我。。。。。。啊。。。。。。”

    下身更因爽昏了而向我迎上来!

    我见是机会了,一下子把阳具全根推入她的阴道内,一口气捅破了她的处女膜!

    当我突破她的处女膜时,她口中发出了一下的惨叫:“啊。。。。。。痛!”

    于是我附在她耳边,轻声安慰道:“放心,一会儿就不痛的了!我会令你爽上天!”下身却毫不慢下来,因为我知道这是个关键时刻,必须让她尽快得到高潮!

    另一边厢,Mandy虽然被志力插得像失去了意志般,但被自己妹妹的一声惨叫惊醒了,关切的问:“妹,你怎么了!”

    经过了刚才的一下痛楚后,Sandy渐渐开始感到了体内快感如泉涌般直线上升,口头发出了愉悦的浪叫,下身更懂得配合我的每一下插入而迎上来,双手紧拥着我,36C的乳房紧紧的挤在我的胸膛上,但仍有余气的应Mandy:“啊!没什么,我好舒服,我快死了,我好爽!”

    我也感到阳具的紧窄感觉渐渐舒缓了,取而代之是一种顺滑出入的快感,处女的阴道果然不同!每一下抽插,我也感到阴道壁两边传来的弹性,虽然每一次插入再不像刚才开垦般紧窄,但她的阴道壁还是紧紧的合着,我每一次进入,马眼必定被阴道壁噬磨,阳具像在一条紧窄的通道进出,快感真的是非笔墨所能形容!

    此时志力也把Mandy再一次推上了高潮,只见她全身像痉挛般抖擞着,喉头发出梦呓般的叫声:“啊。。。。。。啊。。。。。。

    我好爽呀!你的阳具再插入些。。。。。。再入些啊。。。。。。啊”

    志力也叫着:“我感到你泄了,你的阴精烫得我好爽!”

    此时美欣也淫秽的说着:“谁可跟我做爱我看到受不了!”

    我取笑着她说:“我们也贪新忘旧,就让我们在新会员身上发泄过才给你吧!”

    美欣说:“你们怎可这样太残忍了!”

    志力却笑着说:“你可以跟子君来场假凤虚凰,先来降一降火!”

    子君怪叫着:“这怎么可以!”

    美欣却已经捉着她的脚根,不样她走:“子君就行行好心,他们一班男人不跟我们做,我们也可自己找快乐的!”

    我笑着说:“子君就让她来一次吧!我们也很想看一场真人秀!”

    子君仍然说着不,但美欣已爬到了她的身上,一手搓至着她的乳头,一手挖弄着她的阴户。

    美欣还取笑她:“还说不要,我的手也被你弄得全湿了!”

    只听得子君妮声道:“咦!讨厌。。。。。。唔。。。。。。”

    原来美欣已不等待她说完,就吻上了她的嘴唇!

    我与志力一边仍然努力的与身下的美女干着,一边却把眼睛飘到她们身上!

    只见两个美得不能形容的女性娇躯,正绕缠在一起,美欣一面嘴着子君的香唇,并把香舌吐人子君口中搅动,让子君吸吮她的舌头,一面用双乳在磨擦着子君极敏感的乳头,另外的一只手已摸上了她的阴户,两只手指同时插人了她短短的阴道内,一边前后的抽插着,一边以拇指按着子君的阴核作为铀心,在她的阴道内搅动!

    子君被她弄得“依依唔唔”淫声不绝!终于她也反攻了!只见她原本放在身体两边张开的双手,把美欣紧抱着,左手沿着美欣的嵴骨向下扫,最后来到她的股沟上,她用两只手指在美欣的尾龙骨未端轻按,另一只手则滑到美欣的大腿内则轻抚了一会,然后从两对紧贴着的美腿间,反到她的阴户上抚摸!因为角度所限,我们只能看到子君的手隐没于美欣的大腿内,但从美欣的反应,我们便知道她是很受落!只见她本来吸吮着子君香舌的嘴唇,已忍不住要离开来发出呻吟:“啊。。。。。。子君你的手指弄得我好舒服!”

    此时,不知是志力已到了尾声,还是美欣与子君的假凤虚凰表演刺激,志力叫了一声:“啊。。。。。。我要射啦!”说着只见他更奋力的在Mandy的阴道内多抽插了多下后,屁股的肌肉收缩着,我相信他已经把精液灌注了Mandy的阴道!

    只听见在她身下的Mandy叫道:“噢。。。。。。不要﹗”也不知是叫他不要这么快,还是叫她不要射在里面。但看着她被志力的精液烫得痉孪了的娇躯,我知道她一定是很享受!

    志力射完精后,反身躺在Mandy身边喘着气,但仍双手拥着Mandy,嘴唇贴到她的脸庞,轻吻着,进行着后戏!而Mandy也因为体力劳动过后,而张大了口在娇喘着,一时说不出话来!兼且连身体也使不出力气,双腿仍维持着刚才被志力干入的姿势,张大了双腿,任由志力的精液倒流出来,并沿着阴唇,股沟滴到甲板上!

    我一面插着身下的Sandy,一面对她说出我所见的事。本来紧合着双眼的她,在听到我说:“你看过你家姐阴户淌精的情景没有”时,她也立即张开了双眼半支起身子来看。当看到自己家姐的淫乱表现,她也羞得把头埋在我的胸膛内!

    突然,我听到Mandy呜咽的说着:“被你害死了,我今天是危险期,若果有了怎样”

    美欣此时已放开了子君,爬过来,拥着已坐了起来的Mandy安慰说:“不用怕,我们可随时拿到事后丸,伟军的哥哥是开药房的!我们上次也是这样!”

    Mandy半信半疑的问道:“真的吗”

    子君也肯定的对她说:“真的!”

    美欣也补充着说:“所以,今天就算多疯狂,也不用怕事后不知BB是谁经手!”

    Mandy也被她引得破涕为笑:“我才没有你们般淫荡!”

    美欣却说:“你想不表现淫荡也不能,你说是不是呀俊豪”

    我哑然失笑道:“又关我事!”此时,我身下的Sandy正像一只八爪鱼般,四肢紧缠着我,整个人挂了在我身上!但下身却没有停下来,配合着我每一下抽插,迎送着她的纤腰!显然已享受到了性爱的乐趣!此妮子虽然是破处的第一次,但一经燃起了性欲,却被美欣还要浪!相信我们的交换伴侣组合,有她加入后,一定生色不少!

    美欣笑着说:“你们一班色狼,遇到Mandy这样一个身材与样貌皆美的美女,你们会放过她吗”说着转头对Mandy说:“他们今天每一个一定不会放过与你及Sandy做爱的机会!”

    我也笑着说:“我第一个不会放过!”

    Mandy有点忧虑的说:“你们不怕让男友觉得你们淫荡吗不知家宇看到我这样子会怎样想我从未试过这样子的!”

    子君安慰她说:“我们以前还不是一样有这种担心,但我们的男友也很开放,只要我们的心是爱着对方,肉体的享乐又有什么大不了!家宇也是一样!我们一班女生也看得出他是窥觊着我们的身体,刚才上船时,他在码头扶我们时,不知偷看了我们多少的裙底春光!相信他现在正与梅丽及咏雯干着,不知多高兴!”

    此时,我感觉到身下的Sandy一阵抽搐,阴道壁更传来阵阵的压逼感:“啊。。。。。。好爽啊。。。。。。”她一面叫一面把我抱得更紧,我连想动也动不了!我知道她已经体验到人生中的第一次高潮!一阵温热的淫水,从她阴道的深处,酒向我的龟头,然后她像虚脱了般松开了对我的紧抱跌回甲板上!

    虽然她已像虚脱了般躺在甲板上,张开美妙的檀口在喘着气!但我却不欲使她停下来,仍然保持着温柔但有力的节奏在她的阴道内抽插着!

      高潮过后的Sandy,皮肤泛着一遍绯红,胸前山峦起伏,嫣红的两点上也渗出了汗珠,媚眼如胭,紧用后枕支撑着头部,抑起了头,檀口微张,发出比她姐姐更美更淫的荡叫声!

    在艳阳的照耀下,散发出青春女体的魅力!

    她一面承受着我强而有力的进攻,一面娇喘着:“啊。。。。。。

    原来做爱是这么美妙。。。。。。啊。。。。。。我又要来了。。。。。。”

    上一波高潮仍未过的她,又被另一波高潮侵袭,十六岁的美妙肉体,在我的身下辘转反则,享受着性爱的无比乐趣!阴道深处又再一次涌出温热的淫液,弄得我的龟头一阵酥麻!我知道我也快接近尾声了,遂贴到她耳边说:“我要射了,我要射在你里面,好好感受第一次被射入的那种滋味!”

    只听见她梦呓般道:“呀。。。。。。给我。。。。。。我要知道精液在阴道内的滋味!”

    在她淫声浪语的鼓励下,我运起腰力,奋勇的在她阴道内抽送多十几下,一阵麻酸的感觉沖向龟头,精液像缺堤般,从马眼射出,浇酒在这名十六岁处女的阴道内!我感到自己的阳具在她的阴道内抖动了三次,射出三次精液,每一次她也像受到强力冲激般,身体一下一下的抖擞着!直至我将最后一道精液射完后,她才平静下来!但她紧窄的处女阴道却仍然兴奋的不停抽搐着,将我刚射完精的阳具夹得被射精还要爽!

    一会后,一切才归于平静。

    她躺在我身下把我紧搂着我,梦呓般说:“终于完了,我感到你在我身体里面射精时,我像飞上了天上般舒畅!我喜欢被精液射入的感觉!好烫,好舒服!”

    我也不舍得这么快把阳具抽出这么窄嫩,温暖的阴道,我拥着她躺在甲板上,让半软的阳具继续留在她的阴道内享受!

    我问她:“还痛不痛”

    她红着脸羞嫌的摇摇头:“现在不痛!”

    我笑着继续问:“那么刚才呢”

    她说:“当你刚插入来时真的。。。。。。真的唔,不可以说是痛,是觉得很胀,很难受!但当你继续动时,我也开始觉得很舒服,直至我的处女膜被你插完的一刹那真的很痛!而且我还有很想哭的冲动!”

    我奇道:“为什么痛到想哭吗”

    她摇摇头说:“不!是很感动!我们虽然只认识了不足两小时,但因为你的温柔,令我很感动,我觉得,我的第一次能够给到你是我的幸福!你让我的第一次留下了美好的回忆!但又知道你不是我的男朋友,所以那时真的有点想哭的冲动!嘻嘻,你这么温柔,若我有同学想破处,我介绍给你帮她!”

    我失笑说:“我起非成了男妓不成若她们没有你一半的美丽怎样”

    她眨眨动人的大眼睛:“你这么说,即是不抗拒!放心,不美的,我不介绍给你,好吧!唔,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又想要了!”﹙却说,她过后真的为我物饰了四个小淫娃,让我享受了四次破处的滋味,这是后话在此不表﹚此时,我的阳具刚好软软的脱出了她的阴道,我笑说:“原来你是一只小淫娃,经过第一次后就乐此不彼!”我特现脑海中闪起了一个念头,捉狭着说:“真善慕家宇,第时与姐姐做爱,又可与妹妹一起做!”

    她擂着我的胸口笑骂着我,却没有否定我的想法,我相信第时家宇一定会享尽齐人之福!真令人既羡慕又妒忌!

    我坐了起来,欣赏着刚承受过做爱滋味的肉体,最吸引我的是她两腿间,混着了我的精液与她的处女血的液体,从她的阴道内缓缓的倒流出来,在甲板上会成了一个小水潭!我忍不住又再痛吻她的香唇,此时她也不再像刚才般生硬,更熟练的把香舌导入我的口中,让我尽情的品嚐这个刚由少女变成少妇的放浪滋味!

    我一面吻着她,一面把她提起坐到我大腿上,让她那仍流着精血的阴道贴着我的大腿;而她也用尽气力双手环抱着我的颈项,把那对36C的香软乳房,全无间隙的紧贴着我的胸膛。她像知道我的意图般,轻扭蛮腰,让仍坚实挺硬的乳尖磨擦着我的胸膛,当乳尖相踫的同时,我们都像触电一般,她更不济的又开始呻吟起来!

    纤手更伸到我的胯下,轻抚着刚才为她带来了欢乐的沾着她处女血的阳具!

    更多的精液与血丝,和着新一批的淫水从她的阴道内,经过我的大腿,流落到甲板上!

    此时,美欣已经爬到志力的胯下,努力的吸吮着他的阳具,想尽快令到他再一次勃起!只听见志力像受刑般惨叫道:“噢!不要再吸!哈哈我好酸呀,我刚射完精,没有这么快可以再起,让我休息一会,你再吸的话,我会酸得勃不起!”

    Mandy也加入劝道:“美欣,让他休息一会吧!家宇跟我做完后也不可即时勃起,让你这么吸他会很难受的!”

    美欣吐出了志力的阳具,扮了个鬼脸:“没用的!荣基射完后,经我一吮就可以再起!嘻嘻我不吸也可以,Mandy我们二人一同刺激他,使他快点勃起,我真的很想再要!”说完后更用手在自己的阴唇上抚摸起来,但另一只手却伸到志力的阳具上套弄。更催促Mandy快一点帮她!

    Mandy斗不过她,只好合作,拨一拨秀发往后,就埋首于志力的乳头上吸吮,美欣亦一面捉着Mandy空出来的手来要她抚摸志力的阴囊,一面也跟志力湿吻起来!

    只看得见志力一面陱醉的享受着二女的挑逗!

    子君亦趁她们在胡混时爬了过来,望一望从Sandy阴道内流出来的混和了处女血的精液,暧昧的笑着对我说:“俊豪,处女的滋味不错吧!”Sandy听到她这公然这么说,羞得把脸埋入我的臂弯内,一声声不依!

    我装作愤怒的说:“你明知她是处女也不提我一下,险些壤成了大错呢!”

    子君笑说:“我跟你好了这么多次,早知你是温柔的人,错不了的!Sandy你说是不是”

    Sandy在我胁下妮声道:“我不跟你说!”

    然后,我奇怪的问她:“子君,你怎知Sandy是处女”

    “从她不愿立即跟你做爱的眼神,我就猜到了!”

    我况然大悟的样子!

    子君跟着说:“Sandy,你想不想给你家姐知道你还是处女的事不!应说刚刚还是处女!”

    Sandy奇道:“为什么这样问”

    子君指了指甲板上的精液,我与Sandy才会意!Sandy问:“不想又可怎么样”

    子君已把甲板上放着的毛巾拿起,抹着那一滩精液,及帮Sandy抹干净她的阴道口及我大腿上的精血!然后就把毛巾递给Sandy:“给你留作纪念!”说完还眨了眨捉挟的眼神!

    Sandy望着那条毛巾,不知要好还是不要,最后我代她接了,说若果她想要回可问我取!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