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通往天堂的中途

    发布时间:2020-07-20 00:00:27   


    他有着高挑的身型与完美分布的肌理,金黄target="_blank">class="innerlink">色柔软卷曲的头发与碧蓝色的眼

    睛对照着优良纯厚的血缘,总是闪耀着光辉。他的眉眼与神色总是透露着温柔,

    似乎整个族群都是一样的,有着优良高贵的举止,眼中不容许任何污秽。



      他叫克罗尼·亚夫结,是掌管文史类书籍的的典神官之一,负责天界庞大资

    料库的文史法律部分,举凡祭典仪式、掌权世代交替载志、战争乱世、律条法戒

    等等,他都必须知悉得一清二楚。



      目前掌权的炽天使首长米迦勒七十四世,替上帝与天界沟通。他是不能被看

    见的,即使官位权势再高,都没有人敢直视他的脸他的眼睛他的身体,总是被他

    身边火焰刺得睁不开眼。只能凭藉着些许的据说,猜测米迦勒七十四世有着尊贵

    的容貌与包容一切的胸怀。传说只有如同白纸一般的人,能够抬头看他,他必定

    像父亲一样慈爱微笑。



      也或许所有传说都是假的,只因为他是上帝的代言人。



      天界是公平正义的,所有神官各司其职,掌管与照顾人民。在这里居住的人

    民只要维持着良善即能够得到永远的生命,只可惜得到的人并不多。



      别说是人,连天使的忠贞良善与顺服,也渐渐受到质疑。



      比如说萨麦尔,他是创造人类的育神官之一,因为贪心而想尽办法造出完美

    的人种,却不知在刻意的制造之中,却能够引起人世战乱。后来他被贬为人类,

    因为寿命从七千年变成七十年,萨麦尔才知道,什么是有限的生命,因为存在于

    平凡,他才能够了解不完美的可贵。



      比如说亚兹拉尔,他是在末日审判之中,吹响了第二支号角的天使,有四张

    脸,千万只眼睛,他掌管死亡,检视世界,却因为爱上了一个女人,居然大胆赐

    给了她永恒的生命。他在接受炽天使的审问时,眼已经盲瞎溃烂,他有千只万只

    眼睛,也仍然看不清米迦勒七十四世的模样,他说:「我对全世界的人公平,谁

    来对我公平?」他拒绝公义公正,只自私的要那个他深爱的女人活。



      天使的伴侣都是配额的,依照神官的分配,不得对伴侣挑剔或排斥。克罗尼

    大概再过五百年,也就会到了这种时候,克罗尼常常在想,如果法规律戒是这么

    严格,上帝又何必给予天使七情六欲?



      本来天使是没有任何物质需要的,似乎是从第十二届末日审判之后,增加了

    这一项。似乎上帝也像个贪玩好奇的孩子,总是设定着标准,等着人们去破坏。



      克罗尼摇摇头,将百年前的典籍上锁,每天的检查工作让他似乎感到有些厌

    烦,而即将要结束一天的工作,心情也不禁雀跃起来。



      收起疲累的翅膀,克罗尼正要回到自己的住处,他在巷口看到了一个乌黑的

    角落。照理来说,天界并没有任何角落是黑的,所有的暗处都必须被照亮,不论

    是白天还是晚上。



      仔细的查看,克罗尼发现那并不是什么角落或阴影处,而是一个正在蠕动的

    实体,他感到莫名的恐惧。



      他走进它的身边,身体的光芒发得亮了一些,仔细的看着这黑漆的抹团,竟

    发现这是一个人。



      他终于明白心底的恐惧是为何,墨黑色的发是恶魔族群的标志,这样纯粹而

    闪闪动人的黑中带绿他几乎未曾看过,更不用说它蜷曲的四肢末端长尖的指爪,

    因为这物体的完美,更让他毛骨悚然。



      克罗尼抽出腰上的剑,口中不断念着令自己坚强的圣喻,而似乎受到他满满

    怒气杀意的惊吓,它扭动着,面对克罗尼。清亮的紫色眸子闪烁着无助与柔弱,

    从嘴里发出呻吟,声线中充满惧怕与不安,是个小女孩的声音:「救救我……」



      克罗尼傻在原地,不是因为「她」的求助,而是语言。从她的嘴里吐出的,

    不是别的,而是中规中矩,字正腔圆的神官语言。一个魔族后裔,怎么可能使用

    神官语言呢?连进入天界的人类,都不能够学得到的。



      克罗尼收起自己的情绪,小心翼翼的接近小女孩,发现杂乱的头发后,虽然

    充满了伤痕与脏污,却覆盖不住一副清秀可人的面容。她已经昏阙过去,使得他

    更加肯定安详的睡容属于天界。



      他的心里有太多问号,都尚昏未明,浑沌让他傻愣在原地,即使他也深深明

    白自己并没有太多的时间犹豫。只好快速的将小女孩捧进自己的怀中,用洁白的

    长袍覆住她娇弱的身子,快速的逃离现场。



      克罗尼一个人居住在上级自由配给的住处,所以应该是不至于被发现。他躲

    进家中,将所有的门窗都反锁上帘,然后轻轻放下怀中冰冷的女孩。



      小女孩的身体很娇小,瘦弱的身体充满了被虐待拷打的伤痕,手腕与脚踝都

    有着铁炼印痕,长长的墨黑色头发纠结杂乱着,看脸孔与身材大概是十四、十五

    岁人类小女孩的样貌。



      克罗尼将小女孩的衣服褪下,仔细的用热水清洗着她身上的脏污与伤口,血

    水与脓从严重不堪的伤口不断流出,与灰黑色污秽的水搅和在一起,换了好几次

    的水,这才将她洗干净,而纠结的头发如何都无法梳理直顺,克罗尼只好拿起剪

    刀将她多余的长发剪下,留下勉强到肩膀的长度。



      将小女孩放在床上,除了头发的颜色如此的刺眼,她活脱脱就像个天使,克

    罗尼拿出粉红色长纱,将女孩的头发包住。他知道如果小女孩这样的长相,绝对

    不是正常的,在小女孩苏醒之前,这一切都要保密。如果必要,克罗尼会将她交

    给米迦勒七十四世审判,一个魔族如此轻易的侵入绝非小事,即使只是一个小女

    孩。



      他紧张的无法睡去,不停的在房间内踱步,从每日配给的食物中,带了一些

    吗哪与葡萄汁,放在小女孩的床畔,希望她醒了就能够进食。她瘦得不可思议,

    神官中男男女女由于富足都是丰腴有肉,这样的相貌和身材似乎透露着贫穷与饥

    饿,是被藐视看作低下的。



      小女孩睡得很沉,而一睡就睡了整整两天,要不是还维持着匀顺的呼吸声,

    克罗尼真的惧怕她会不会就这样死去。



      他越看小女孩越可爱,小小的身躯总是蜷曲着抱拥着,好像极度的缺乏安全

    感。克罗尼在下了神殿后就什么也不做,只是看着她温煦的睡容直到睡着,或是

    躺卧在她的身边,陪她一同睡到天亮,小女孩总是靠拥在他的身边,像一只爱撒

    娇的猫咪一般,从他身上尽量取得多一点的温暖。



      小女孩翻个身子,睁开双眼,醒了,脸上是一副呆滞的表情。克罗尼抚摸着

    身边的小女孩,惊讶的:「你醒了……?」



      小女孩睁大双眼,放声尖叫,似乎非常惧怕克罗尼,不停的在屋子里四处乱

    窜。克罗尼捂着耳朵,本来想接近女孩安抚,深怕她的尖叫声引来别人的关切,

    但她吓得躲到角落眼泪直流,凄厉声不绝于耳。



      「我不是要伤害你……」克罗尼努力的向小女孩解释着,但她还是尖叫个不

    停。他只好对她大吼:「闭嘴!不要再叫了!」



      小女孩吓得噤声,但是小脸蛋儿却皱了起来,开始抽抽噎噎的哭泣,「对不

    起……对不起……请不要打我……我不是故意的……」



      「我没有要打你……」克罗尼松了口气,搔搔自己的金发,坐在床上:「要

    不要过来?」



      小女孩皱眉,用着不可思议的脸问:「可以吗?」



      「为什么不可以?」



      「因为我很脏……我会把您的床弄脏的……」小女孩局促不安的抓搔着她膝

    盖的伤口。



      「你这两天都睡在这里的,过来吧。」克罗尼心疼的看着她受惊的脸孔,到

    底是谁这样对待她,而又为什么她有着谜样的血缘造就出如此复杂的脸孔?



      「谢谢您……救了我……」小女孩小心翼翼的接近克罗尼,「也谢谢您……

    对我这么好……」



      「为什么你会受伤倒在街上呢……?是谁虐待你?」克罗尼一把将她拉近,

    感觉她竟如此冰冷,且冷汗竟是浸湿着整张脸庞。



      「对不起……我不能说……」小女孩颤抖着,「西达没有被虐待……」



      克罗尼解释着说道:「我并没有要伤害你,你要相信我。如果我有这样的想

    法,一开始就将你交给审判官了……」



      西达吓得跪在地上,脸蛋与上半身趴俯在地面上,「对不起……对不起……

    西达不能说……神官大人……您把我送审判吧……西达早就该死……」



      「为什么你要这样想……?你怎么会是该死的呢?」克罗尼皱着眉头,不懂

    她年纪小小,为何有这样激烈的想法。



      「西达的血缘是污秽的。西达的存在也是污秽的。」西达声音不断的哽咽,

    「若不是为了母亲……西达想死已经一千遍一万遍……」



      「西达,你抬头看我。」克罗尼命令着,看着她微微抬起的脸布满着泪水,

    「我今天在路上捡到你,你的命是我的。不准你讲这种话。」



      西达不说话,泪水流得更急,似乎很感动。克罗尼将食物取来,拿给她,她

    看着呆愣许久,几乎不敢相信这是给她的,直到经过他一再首肯,她才快速的将

    食物不停塞进嘴里。她吃的又急又快,俏脸蛋涨得红通通的,克罗尼陷入沉思。



      「神官大人……谢谢您对西达这么好……」吃饱,西达快快的又朝他跪下。



      「你对我不需要跪下。」克罗尼看着她的一举一动,她必恭必敬,像一个仆

    人,到底是谁将她训练成这样?「西达,我能不能问你刚刚的问题?」



      「西达无论如何是不能说的……」一谈及身世,她又皱起脸蛋,随时准备要

    哭。



      「好好好……」他只好停手,「但是你是魔族与天使的后代……这是无庸置

    疑的,对吧?」



      女孩不说话,不安的抚摸着自己藏在长纱中的头发,他发现她娇俏的耳朵,

    是尖挺着向上,魔族的耳朵。



      「母亲是神官吗?」因为一个魔族女性很难存在天界而不被发现,正统的魔

    族女性皮肤是深绿色,紫色的眼瞳,墨黑的发色,锐利的尖牙与指爪,瘦削的身

    子裸露着乳房,背部还有一整排的剑山,长长的尾巴与class="innerlink">淫邪的笑容,声音低沉而

    粗哑,全身还会散发浓烈的恶臭。



      而一般女神官,是如何与魔族接触呢?是神骑兵?一千四百年前的圣战,的

    确有派出神骑兵,西达的年龄,以一千四百多岁来算并不为过。克罗尼沉默着,

    回想着在这一区域他所知道的女神骑兵。



      其实女神骑兵并不在少数,但多半都固定居住于神骑兵区,属于加百列辖管

    的区域,除非是由于婚姻搬迁。而这个区域的女神骑兵,一个都没有。



      除了马泰·乌西勒。她是一个勇猛的力天使,亮丽美艳而智慧勇敢,有一对

    速度超群的金色翅膀,传说是五万年来最优秀女神将领。



      在她的带领下,女神骑兵部队几乎没有吃过败仗。但是乌西勒在该年的圣战

    中负伤,回到家中没有多久就传出病死的消息。那年克罗尼才一千多岁,只是听

    着父母谈着这样的事迹,整个天界都为乌西勒的过世感到惋惜,乌西勒神官本身

    也感到悲痛不已。



      「马泰·乌西勒啊。」克罗尼叹了口气,无意间的说出这个名字,没想到小

    女孩突然跪坐下来,嚎啕大哭。



      「神官大人……您怎么会知道……我母亲的名字……」



      「马泰·乌西勒是你母亲!?不可能……她不是死了……?」克罗尼从椅子

    上跳起来,惊讶的不能言语。



      「呜……」西达哭着摇头不语,抱着自己孱弱的身子,安抚平静了许久的情

    绪又扬起,她痛哭起来,「妈妈……」



      「你说详细一点……西达……」克罗尼坐到西达身边,不停的摇晃着她瘦弱

    的臂膀,她掩着脸不停颤抖,他感觉她身体发烫,从背后腾烧着伸出两展蝙翅,

    深绿色骨甲张牙五爪的分开中间的韧皮颤抖着,严然就是恶魔的翅翼。看到这个

    场景的克罗尼,吓得倒退好几步。



      「西达……」他想要再前进去安抚她的情绪,没想到她抬起头,却露出阴冷

    的尖牙,她的表情不再是可爱无邪的女孩,眼睛涨得通红,杀气腾腾。他又急急

    的倒退,拔出自己腰上的剑,必要时给自己防身。



      西达转身看着克罗尼,喃喃地自语着:「我没有救妈妈……西达没有拯救妈

    妈……」



      他心疼的鼓舞自己走上前去,抛开剑抱住西达,把她当作一般的孩子,「西

    达……好孩子……不要怕……」感觉西达身体的温度慢慢下降,也渐渐地不再颤

    抖,但是她的泪水继续的掉落。



      当她再抬起头,背后的翅翼已然收起,表情不再狰狞恐怖,又回到原本可爱

    清丽的面孔,「对不起……神官大人……西达不是故意要吓您的……」



      「我也不对,不该问你这么多。」克罗尼心疼的看着这个小女孩,她背负了

    这么庞大的原罪,他却在第一个晚上就要她全盘脱出,实在太过分。



      他拥着西达,任她在胸前哭泣了许久,沾湿了他胸前的衣裳。



      「西达……我叫做克罗尼·亚夫结……」他捧起她的脸,小心翼翼的,「我

    会保护你,不会把你交给任何人。你不用害怕,只要相信我。」



      她看着他,泣不成声的:「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呢……」



      为什么?!其实他也不知道。只是看着她哭泣她悲伤她愤怒,他无法坐视不

    管。也许因为她的无助与困扰,让他觉得自己是被依赖被需要的。



      在天界,他很难发现自己是那么独一无二的被需要,因为上帝要救赎的是人

    类,天使是可以被替换的可以被放逐的。

      

    第二话

      西达的伤口渐渐好了,留下了一些细细碎碎的伤痕。她开始渐渐的有笑容,
    不再闷头哭泣。她常常作恶梦,哭着叫着妈妈醒来,醒了总是往克罗尼那儿去寻
    找慰藉。他总是用耐心哄她逗她笑,看着她他总想起自己的父母和自己的关系,
    他们拥有大半辈子的冷淡关系,没有拥抱,亲吻。

      似乎在天使与天使之间,温情是很多余的。

      克罗尼觉得自己似乎多了一个女儿般,即使他还尚未到适婚年龄。当克罗尼
    从西区神殿回到家中,只有两人的时候,西达用长纱包裹绑束着的秀发可以获得
    自由,克罗尼偶尔会亲昵的摸摸她的脸蛋和头发,即使是这样的小动作,她都能
    感觉满满的安全与幸福。

      因为她没有被疼爱过。

      她告诉他。她的父亲是锡蒙力·杰派,恶魔骑兵首领,也是七十二柱魔神之
    一,因为在圣战中目睹马泰?乌西勒的美貌,于是就对圣亲卫军下咒,使得他得
    以掳走乌西勒而强暴得逞。虽然后来杰派被乱剑射死,但却在乌西勒的体内留下
    了自己的余精。

      在乌西勒确定自己怀胎后,数度想要自杀。但是西达的生命力似乎比任何生
    物都要强韧,而她也感觉到体内的触动,是身为母亲无法卸责的亲情。其实杰派
    是主宰爱情欲望的魔鬼,他不只对亲尉队与乌西勒本身下咒,连同自己的精液也
    充满魔力,让她难以逃离。

      于是后来战争结束了,乌西勒回到自己的神殿,渐渐的纸包不住火,被先生
    发现自己与别人有染,而对象竟是锡蒙力·杰派。对乌西勒神官来说是极大的耻
    辱,于是他将自己的妻子囚禁起来,并对外宣称马泰·乌西勒负伤去世。

      在监狱里头生下西达后,乌西勒神官就没有再见过自己的妻子,母女两人不
    停的受到虐待与刑求,甚至神殿中的狱卒常常藉由职务之便对母亲侵害凌辱,她
    经常目睹母亲因为要保护她处女之身,而表情痛苦承受自己体内插着数支男人的
    肉棒。

      「我逃狱!……」西达说这句话的时候,是咬着嘴唇的,「但是我救不了妈
    妈。」

      之所以西达如此自责,是因为西达对狱卒们下咒,让他们互相欢爱,包括自
    己的母亲,而从他们的手上逃过一劫,昏倒在路边。而西达不知情的是,马泰·
    乌西勒并没有受到咒语的影响,她不会再傻傻中一次这样的咒语。其实她是心甘
    情愿的,宁可牺牲自己,也要让女儿逃走。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