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交换
  • 最新排行

    【手转星移】重修版70电感的舞姬

    发布时间:2020-06-26 00:00:41   

                 七十、电感的舞姬
      中都大厦这间小房子里,淫靡的剧情还在进行着,这对美艳的母女俩,已经
    被轮奸了好几个小时,但男人们似乎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江美珍的手机响了,是杨彤的来电。看着男人拿着自己的手机在自己的眼前
    晃荡着并按下接听键,正趴着被肛奸的江美珍无奈地轻哼一声。
      「妈妈?」开了免提的手机中传来杨彤娇憨的声音,「十一点了怎么还没回
    来?姐姐还好吗?」
      「姐姐很好,妈妈也很好!」拿着手机的男人笑着回答,「她们被大鸡巴捅
    得舒服极了!」房间里于是男人们的哄笑声吵成一片。
      「你老妈上门送屄,今晚不回去了。明天如果还没给操死,她自己会回去的,
    嘿嘿!」男人笑着,说完将手机送到江美珍嘴边。
      「彤彤……喔喔……我没事……」江美珍喘着气说,「我明天就回去……」
      「妈……」手机里传来杨彤的哭声,但立即被挂断了。
      已经被轮奸到失神的江美珍怔怔地看着手机被丢到一旁,身边的杨丹已经被
    折磨到昏迷过去,于是一盆冷水泼到她的脸上。
      「起来了,大明星,又到跳舞的时间了!」大鸡对着缓缓打着冷战睁开眼的
    杨丹说。
      「不要……我会死的……」杨丹颤抖着摇着脑袋,「求求你大鸡哥……我不
    要……」
      大鸡哪里理她要不要,一圈绳子盘到她的脖子上,在颈后打了个结。绳子盘
    到房顶拉一拉,浑身酸软的杨丹立刻手忙脚乱地扭起来,随着绳子的上升,狼狈
    地歪歪扭扭双足着地站起来,直到身体基本站直,绳子才停了下来。杨丹双手紧
    抓着头上的绳索,现在她只要身体稍为下堕,便马上勒到气管。当下双足踉踉跄
    跄勉强站好,双膝被大鸡向旁一踢,分开一个小小角度。
      「你们要干什么?放她下来……」江美珍顾不得屁眼的疼痛,大声叫着。女
    儿的脖子被这么勒着,是想吊死她吗?江美珍吓得脸都白了。
      那边有人将杨丹双手扭到背后捆着,大鸡从墙角拖过一个大大的蓄电池,对
    着江美珍眨眼道:「澜姐交代了,每晚得让杨大明星跳一跳舞热热身。放心,只
    要她扛得住,未必会死的……」
      「别……」看着蓄电池上连着的好多电线,电线末端都有一对颜色不同的铁
    夹,江美珍似乎明白了什么,疯狂地摇着头。什么「未必」?丹丹都被折磨得不
    成人形了,还能扛得了多久?江美珍浑身打起冷战来,尖叫着求大鸡「不要…
    …」。可是,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那家伙拿着一个铁夹,伸到她面前展示一下,
    捏住杨丹的脸,夹在杨丹乖乖伸出的舌头上。
      杨丹虚弱地颤抖着,她柔美的胴体大汗淋漓,无助地看着自己的一只乳头被
    揪着搓一搓,随即便被一个铁夹残忍地夹住。她的眼角渗出泪水,吃痛的「啊」
    声还没停下,另一只乳头也依样被夹住。
      大鸡转头看一下紧张到发抖的母亲,嘿嘿一笑,说道:「要是不幸没扛住
    ……你生她下来,也就看看她怎么死吧!」扳下蓄电池上的把手,随即耳旁响起
    一声长长的尖厉惨叫。
      「啊……啊啊……」被电击乳头和舌头的少女整个人都蹦了起来,身体剧烈
    抽搐起来,向旁一歪,盘在她脖子上的绳子立刻勒住她的喉管,生生掐断了她的
    惨叫声。杨丹眼珠一翻,双足机械地在地上乱踩,蹦了好几下才勉强稳住身体,
    颈间的绳子松弛下来,从喉中透过舌头被拉到外面夹住的口腔,发出沙哑的嘶鸣。
    她站在地上的双腿仍在不停地抖着跳着,胸部大幅度起伏喘着气,鼓鼓的两边臀
    肉疯狂地抖进来,捆在背后的双手屈成僵硬的爪状,从她的下体喷出又一股猛烈
    的水柱。
      「不要……放过丹丹……」江美珍哭叫着,奋力朝杨丹爬去。但头发随即被
    背后的男人揪住,阻止了她的移动,插在她屁眼里的肉棒被惊慌的女人猛的这么
    一夹,到达了兴奋的终点。
      「又尿了……」大鸡摇摇头,关闭电路。杨丹身体于是停止了抽搐,不停晃
    着的虚弱双腿努力站直起来,减轻一下颈部的痛苦。她的肛门里无法抑制地一顿
    一搐吐出黄色的液质,杨丹却似并不知晓自己已经失禁,缓缓抬起眼,舌头被夹
    到外面不停地流出口水,含糊不清地低叫:「饶了我……我不行了……」可一看
    到大鸡手里正拿着一根金属质地的按摩棒,又大哭起来。
      「那个不行……会死的……」江美珍一见那东西,也大叫起来,身体乱扭。
    刚刚爽过的男人从背后向她屁股一踢,江美珍「呀」一声往前便倒,整个人都趴
    到杨丹身前的尿滩中。大鸡一脚踩到她的脖子上,将她的脸都压到地板上的尿堆
    里,手上还不慌不忙地在杨丹痛苦的摇头扭臀求饶声中,将金属棒插入她的阴户
    里。
      「还没完呢!」大鸡笑道,臭脚丫在江美珍脸上擦一擦,转身又摸出一个手
    指粗的小金属棒来。杨丹一看,立刻明白了自己的命运,「哇」一声哭,被夹着
    舌头的连话都说不利索,只是上气不接下气地向着大鸡求饶:「真的不行……这
    个真不行,我会死的,我真会死的……」可求饶完全是徒劳的,插入下体的金属
    被固定到腰上,身体被两个男人一左一右扳着大腿抱起,大大张开的阴户朝向大
    鸡。
      「澜姐说了,死不死看你的运气。死在你妈面前,不也挺好的吗?」大鸡对
    着江美珍冷冷一笑,小金属棒在杨丹口腔外的舌上铁夹一敲,「叮」一声十分清
    脆。
      「不要……」杨丹虚弱地「唔唔」叫着,可那小金属棒在她舌头上滚了一圈,
    沾满了她的口水后,移到她的下体,对着她刚刚被粗暴撑开、现在还流着血丝隐
    隐作疼的尿道,用力塞了进去。
      杨丹身体一动也不敢乱动,被电得麻木的身躯和早就脱力了的四肢微微颤抖
    着,咧着嘴从喉中不停发出痛苦的呻吟,她那今天不停被放尿和插入的尿道,肉
    壁不由自主地抽搐抖动着,疼得牙齿都在打着颤,一不小心上下齿一抖,咬了一
    下自己伸在口外的舌头上,又是一声惊叫。
      「准备好了吗?」双足重新被放到地上的杨丹还没站稳,就听到令人心惊胆
    战的问话,摇着头流着泪看着大鸡的手又放到蓄电池的把手上。
      「不要……」江美珍尖叫着,她的心肝宝贝就在她的头顶上,再一次发出撕
    心裂肺的惨叫声,身体又是剧烈抽搐起来。这一次,杨丹双腿再也没法站立了,
    四下乱蹬,屁股狂乱地猛摇着,双乳象上了链条的钟摆一般乱甩,身体向下便沉,
    脖子顿时被绳索一勒,胸前以上皮肤片刻涨得紫红,瞬间之前还在乱动的身体骤
    然僵住,只剩下肌肉还在不停地抽搐。
      「丹……丹丹……」江美珍疯狂地尖叫,身体在地上剧烈地扑腾,「救她
    ……救她……」绝望的母亲此刻顾不上愤怒,只是凄厉地哭叫哀求着。当她看到
    杨丹被揪着头发往上提,嘴里透出一口长气时,尖叫声也稍稍低了下去。
      但短暂的窒息过后,杨丹的身体继续剧抖起来,足底努力踩着地面,可实在
    是没有力气支撑着身体,从舌头、乳头、阴道里乃至尿道里传遍全身的剧痛偏却
    带着酸麻的感受如狂浪将她埋没,整个人在剧烈的抽搐中,大脑仿佛停止了工作,
    以致于大鸡悄悄暂停了放电都似乎没有察觉似的,只剩下肉体的感官还在承受着
    非人的折磨。
      「我操,又想尿了……」有人忽道,「杨大明星快给电傻了,这尿壶没法用
    呀!」看着杨丹吊着脖子的脸,自己确实尿不了那么高。
      「用她老妈顶一下呗!」又有人笑道。
      「对耶!」那人晃着鸡巴来到江美珍面前,拍拍她的脸说道,「张嘴,帮你
    女儿喝两口!」只见江美珍抽了一下鼻子,望一眼被电到死去活来的女儿,缓缓
    张开双唇。那人更不客气,尿柱对着她的嘴便尿了进去。
      「妈妈……」被暂停电击的杨丹再次睁眼时,看到的就是妈妈正努力吞咽尿
    液的画面,虚弱地轻泣低叫着。但此刻她实在是自顾不暇了,双腿能否站稳是个
    极大问题,不停打着颤的膝弯已经很难稳住她的身子,随着腿一软,脖子马上又
    被勒紧。粉脸通红的杨丹慌乱踢腾着双腿,可这一次双腿实在使不上力气了,在
    地上颤抖着滑来滑去,气管再一次被吊住,死亡的气息再一次迎面扑向快要失去
    意识的杨丹。
      「这样子真他妈的撩人……」大鸡说道,「这时候操起来不知道怎么样?」
      「小心电坏你的大鸡巴!」旁边笑道,「大鸡以后可就改名无鸡了。」
      「戴个套儿试试!你们扶住她,别勒死了!我对奸尸可没什么兴趣。」大鸡
    决意一试,而其他人也趁着他戴安全套的小小间隙,将盘着杨丹脖子的绳索解了
    下来。这小美女看来真无法自己站稳了,他们可还没玩够,不想这么快将她玩死。
      江美珍颤抖着摸着女儿的脸,却不敢拿出夹着女儿舌头的铁夹。杨丹现在翘
    着屁股趴在尿滩中,伸出来被夹着的舌头浸在自己的尿液中,失去焦点的双眼圆
    睁着,身体一动不动,只有从起伏不停的胸部向着口腔呼出的气体,才让江美珍
    确认女儿还活着。
      「丹丹……」江美珍轻泣着,心疼之极。她知道女儿这些日子一定被他们轮
    奸了,可今天,她一开始以为被当作几十个男人的尿壶、被电击阴道已经是女儿
    悲惨的极致,没想到还远远不是!一根冰凉的东西悄悄插入她的阴户,江美珍惊
    觉那便是刚刚那根摧残过自己喉咙的会发电的按摩棒。
      「陪你女儿电电屄吧!」身后的男人说着,将自己也戴上安全套的肉棒插入
    江美珍的肛门里。
      「啊……」肉洞里突然被电了一下,江美珍猛的尖叫一声,但她的叫声在响
    了两秒钟之后停住了,换了一声痛苦的闷哼。眼前,刚刚还象死人一般的女儿,
    身体扑腾一下剧震起来,麻木的表情瞬间扭曲,「哇哇哇」的惨叫声不知道第几
    次迸发出来。
      「其实也不是很爽……」大鸡将戴了安全套的肉棒捅入杨丹的肛门,下体三
    个肉孔都被塞满的杨丹却仿佛没有感觉,原本紧迫的肠道好象失去了弹性,只是
    空空洞洞地包裹着侵入的肉棒。
      母女俩就这样一边被电击着一边被肛奸,她们尖叫着涕泪横流的脸被按在一
    起,让江美珍也感受一下她女儿身体被电击的强度……
      「啊!」
      「咿呀咿呀呀……」
      母女俩触电的身体相对着趴在尿滩中,忍受着男人的肛奸。她们柔美的胴体
    时不时猛的抽搐一下,从她们口里发出的嘶叫着,从高亢尖厉,渐渐趋于虚弱。
    尤其是杨丹,双眼完全翻白,全身肌肉仿佛都在不由自主的狂抖着,口水不停地
    从她伸出的舌头中流出,汇聚到地面上她自己的尿液中。
      「也就是电流加强那一下,屁眼猛的一下夹得特别有力……」大鸡一边肛奸
    着杨丹,一边评论说,「不然屁股洞就象死人似的,害我差点以为自己的奸尸。」
      「不太爽你还操?换我来试试!」于是杨丹麻木的肛门换了一根侵入的肉棒。
      「还不如操她老妈的屁眼,这老婊子可是玩命地在夹啊!」江美珍后面的男
    人得意挺着胯部,用力插了两下,对他的伙伴说,「杨大美女都给电傻了,有什
    么好玩的?」
      眼看杨丹确实是不行了,大鸡悻悻关了电闸。草草在杨丹肛门里又射了一炮
    的家伙离开后,仿佛已经失去意识的杨丹还是睁大双眼,伸着舌头泡在自己的尿
    滩中,身体还是象仍被电击着一般间隙性地抽搐着,她高翘着的屁股后面,空洞
    的肛门却合不上了,形成一个圆圆的黑洞,朝着冰冷的天花板。
      「丹丹……」江美珍心疼至极地呼号着,双手紧紧抱着女儿的脸,咬着牙忍
    受着肛门里兴奋肉棒的继续冲刺。她阴户里的按摩棒突然又放了一下电,但已经
    有点习惯的母亲只是身体随之一抖,没有再尖叫出声。她只是将自己的泪脸贴着
    女儿苍白的小脸蛋,轻轻亲吻着女儿臭哄哄的额头。
      但这温情的画面,并没有感动施暴的男人,却反而激起他们继续蹂躏杨丹的
    兽性。大鸡朝小牙签使个眼色,几个男人上前,将杨丹身体翻了过来,仰面朝上,
    大腿压到腰上,插着金属棒的阴户和尿道在微弱的灯光中显得有点闪亮。
      小牙签跪到杨丹双腿中间,解下拴在她腰上的链子,取出她阴户里的金属棒。
    杨丹那被折磨得几乎没有感觉的肉洞便如她的肛门一般,敞开一个圆洞,半晌还
    合不拢。
      但毕竟阴道里终于轻松了,杨丹轻哼一声,眼皮缓缓眨一眨,眼珠渐渐转到
    它本来应在的位置。重新慢慢聚拢的眼光瞄向自己下体,朦朦胧胧的,发现在那
    儿的竟是小牙签,正将她尿道里的小金属棒抽出。
      「不要……」杨丹脑中一震,看到小牙签正抖着他细长的肉棒在自己下体比
    划,似乎意识到了他想干什么,轻叫一声。
      「看看我们的大美女,现在屄和屁眼都合不上了,那儿应该也差不多,你这
    次估计操得进去……」大鸡一边说,一边扯着江美珍的头发,将她的脸按到她女
    儿的肚皮上,「要是这次再操不进去,就来试试她老妈的。这老婊子也电一电的
    话,尿尿的地方肯定插得进鸡巴!」
      「求……」江美珍哭着刚说出一个字,脸上被大鸡一拍,声音噎了下去。她
    的屁股后面,换了另一个男人又开始用力地抽插,她觉得自己的肛门已经酸疼得
    红肿了,可她不仅只能咬牙忍受,还得一边承受着时不时突如其来对阴户的电击,
    一边「观摩」她的女儿还在流血的尿道即将被开苞的大戏。
      杨丹浑身还在抖着,根本无法控制,好象电流还没有在她的身上消失似的。
    听说小牙签这次要是不成功就要去折磨妈妈,杨丹这下连轻微的挣扎都不敢有,
    只是大口大口喘着气,当尿道口再次被触碰的时候,她反应性地头一仰,从喉里
    发出一声凄凉的哀叫。
      小牙签那根细长的肉棒试探着顶了一顶,龟头用力一挤,顶开窄小的肉孔,
    居然真的挤入杨丹的尿道里。
      「进了进了进了……」周围兴奋地起哄,看着小牙签的肉棒挤着转着,已经
    进入杨丹尿道一截。而刚刚已经眼看就要断气的杨丹,此刻仿佛又充满的能量,
    「啊……嗷!啊呀疼……呜喔……」一个人的尖厉惨叫声盖过了十几个男人的哄
    笑声,她被紧紧按住的双腿又开始了剧烈的抽搐,连嫩滑的大腿也象抖筛般地震
    个不停,反捆着压在身下的双手用力抓着地面,指甲已经抓出血了,但她却浑然
    不觉。
      「求求你轻一点……」江美珍只好这样哀求了。看着女儿痛不欲生的样子,
    她却什么都帮不了,这男人就在她的眼前,将她肮脏的东西插入了女儿的尿道。
    她曾经被阿根用手臂插入过阴道、玩弄过子宫,可从来也没有想到女人这如此窄
    小的肉孔,竟然也可以成为男人淫乐的地方……这么悲惨的命运,为什么就偏偏
    降临到她最疼爱的女儿的身上!
      「丹丹……」江美珍哭叫着,轻吻着女儿的肚皮。那根东西几乎完全捅入杨
    丹的尿道,抽出来时沾满了鲜血,丹丹那儿一定给撕裂了……江美珍清晰地感受
    到女儿身体强烈的抽搐,丹丹的惨叫声便如同一颗颗铁钉一样,猛烈地捶击着她
    的心头。
      「好紧……」小牙签皱眉喘着气,肉棒缓缓地抽送着。他只是一个不起眼的
    小喽罗,因为鸡巴小一直被嘲笑着,可没想到却因祸得福,竟因此得到了独享这
    个漂亮的女明星的机会。他当然要痛快地享用!
      杨丹却再一次昏迷过去,这次是疼晕的。小牙签什么时候在她尿道里射精她
    并不知道,白色的精液混着腥红的血水涌出时,吓晕了另一个人,那便是她的妈
    妈江美珍。
      江美珍其实只昏迷了一分钟,马上就被一声直穿心肺的惨叫声震醒。因为她
    的女儿,在被疼晕之后,又被疼醒了。
      沾了碘酒的棉球,一小团一小团塞入了她流着血的尿道里。杨丹象条死鱼般
    躺着的身子突然在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中蹦了起来,变成了一条刚刚被打捞上岸的
    活鱼,剧烈地扑腾着,身体在地上滚来滚去乱扭,双腿用力踢拍着地面,连两个
    男人都按她不住。要不是她双手被捆着,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更狂乱的举动。
      江美珍大哭着想要抱住女儿,但身后的男人并不允许,他正操这个美熟妇的
    屁眼操得很舒服,一手揪着她的头发一手按紧她的屁股,肉棒继续一下一下抽送
    着。江美珍眼睁睁地看着女儿痛得发疯的样子,双拳徒然捶着地面。这些坏人,
    就在她的眼前,又将不停挣扎抽搐着的女儿绑起来了。
      绳子盘过房顶的铁钩,将杨丹一条腿吊了起来。还在哀号不停的小美女依然
    用没有束缚的另一条腿乱踢着空气,被倒吊之后,原本毫无血色的苍白脸蛋涨得
    血红,叫喊得青筋暴现的纤细香颈比平时粗了一大圈,已经涨得紫红。
      「啪!」一记九尾鞭重重打在杨丹敞开的阴户上,打乱了她惨号的叫声。也
    许,现在阴户的疼痛,比受伤的尿道里被碘酒的洗礼更能让她忍受吧……
      「今天到此为止吧,再玩下去真要她的命了。」大鸡显然是这个房间的「主
    管」,下达了令江美珍全身一松的指令。
      江美珍是赤身裸体被拖出去的,她到现在已经连爬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了。在
    离开房间的那一刹,她不舍的眼神还哀痛地看着她被倒吊着女儿。杨丹的身体就
    这样被男人轻轻一推,在空中晃来晃去,没被绑住的那条雪白大腿已经无力踢腾,
    跟身体扳成一直角垂着,将被摧残得伤痕累累的下体暴露在空中,任由九尾鞭随
    意鞭挞。
      江美珍的脑袋被低矮的门槛磕了一下,被拖出了房间。掠过她眼帘的最后一
    幕,是一线尿柱,又开始撒向女儿哭花了的俏脸……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章璐凝长长吸一口气,敲了敲房间,叫声:「袁哥,我是章璐凝。」
      被袁显召唤,总不会有什么好事,任何女人都心慌慌。章璐凝不敢怠慢,立
    即停止了正在加紧练习的新歌,连衣服都来不及整理,穿着皱巴巴的便服就来了,
    反正在袁显跟前,穿任何衣服都白搭。房里传来女人的呻吟声和惊叫声,听着有
    点耳熟,章璐凝惴惴不安地等候着,不知道今天迎接她的,又将是怎么样的淫辱。
      「啊哈!大明星来了!」里面传来袁显高声的讪笑,章璐凝脸上一红,每当
    强调她是「大明星」,接下来的总是更难堪的侮辱。
      门「吱」一声开了,露出一个男人淫贱的笑脸。章璐凝知道他是袁显的贴身
    跟班,恭恭敬敬哈腰叫一声:「锐哥好!」锐哥哈哈一声,笑道:「大明星来了,
    请进请进!」让开门缝给章璐凝进来。
      屋内,不出意外的趴着一个赤裸裸的女人,脑袋被按在茶几上,正疯狂地哭
    骂着。她高翘着的屁股正被一个男人从后插入,被强奸的时候还双腿乱蹬,一点
    也安分。而袁显同样没有穿衣服,翘着二郎腿用脚底磨着女人的脸,显然这女人
    他刚刚已经享用过了。一见章璐凝进来,咧嘴一笑。
      章璐凝瞥了女人一眼,顾不上管她是什么人,马上向着袁显深深一鞠躬,说
    道:「袁哥,我来了。」
      「小凝救我!」一听到章璐凝的声音,那女人挣扎得更是剧烈了,尖叫道,
    「这个王八蛋不是人,我要把他碎尸万段……」
      章璐凝吓了一大跳,心随之一沉,定睛一看,被按在那儿的女人,明明白白
    正是自己的大姐章璐慈!
      「大……大大姐?」章璐凝顿时说话都结巴了。这个大姐真太不让人省心了,
    上次主动勾引李冠雄,把自己的脸都丢光了。好不容易费尽唇舌,苦口婆心劝服
    她死了攀高枝这条心,可怎么又来招惹上更难缠的袁显了?李冠雄虽然霸道,但
    起码还讲一点道理,做事还会考虑一下利害得失,一般也会留点余地。可这个袁
    显是没事折磨女人当饭吃的,跟他没有任何道理可讲,大姐竟然惹上这魔头,章
    璐凝都不知道要如何收场了。
      「这贱货连我都敢打,大明星,你说怎么办?」袁显笑道。
      章璐凝一听,头脑一晕,自己辛辛苦苦忍辱负重这么久,好不容易盼到了出
    头的机会,难道就要让这个白痴大姐给搞砸了?腿一软跪了下去,膝行爬到袁显
    脚下,软声道:「袁哥,我大姐不懂事,有什么得罪的地方,求你大人有大量
    ……」
      「我不是大人,我是小人!你这台词他妈的是不是太老套了?」袁显手掌轻
    轻拍拍章璐凝的脸,章璐凝不敢闪避,仰着脸任他拍打。此时此刻,章璐凝只想
    着怎么样尽快让他出了这口气,不然的话,别说大姐一定惨了,连自己也非给她
    拖下水不可。只盼着袁显简单把她们姐妹俩淫辱一番就能出气,千万不要影响到
    自己歌坛的前途。
      章璐慈才是真的呆了。本来以为妹妹已经是大明星了,在公司里面地位一定
    非常高,这王八蛋又不是李冠雄,妹妹伸一根手指头就把他捏死了。万万没想到
    小妹见了他竟然象老鼠见了猫一样,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又跪又爬的,这到底是
    怎么回事?她这下也不叫了,也不挣扎了,背后的男人一边扇着她的屁股一边强
    奸着她,章璐慈呆呆地看着妹妹,终于发现事情现在非常严重,再也不敢闹了。
      「叫你妹妹杀了我啊?叫啊?」袁显用脚掌拍着章璐慈的脸,指着章璐凝恶
    狠狠地说着。章璐慈现在哪敢作声,泪水终于滚滚而下。
      「是我姐姐犯贱,如果教训她袁哥还消不了气,就教训我吧……」章璐凝一
    边说着一边将身子贴向袁显。看到袁显还是怒气冲冲的样子,她此刻哪敢替姐姐
    求情?反正大姐是自己送上门的,操也被他们操过了,袁显应该也不致于要了她
    的命,章璐凝现在只想把后果降到最低,让大姐再被他们玩几次也没什么问题。
    至于自己,袁显把自己喊来,不就是要在大姐面前凌辱我吗?反正逃也逃不掉,
    还不如索性表现得主动乖觉一些。
      袁显果然吃这一套,哼的一声点点头,手掌摸着章璐凝的脸,抹着她的嘤唇。
    章璐凝顺从地轻张檀口,放任袁显的手指就在姐姐惊诧的目光之下,伸进自己的
    嘴里,把自己的舌头拉了出来。
      「贱货!你现在觉得你的大明星妹妹,在我面前是个什么东西?」袁显捏着
    章璐凝的舌头,挑衅般扯着她的脸凑近章璐慈。正强奸着她的男人已经满足了,
    离开了她的身体,章璐慈一屁股跌坐到地毯上,双手捂着胸前,哭着摇了摇头。
      「告诉她,你是什么东西?」袁显松开章璐凝的舌头,反手在她胸前一抓,
    拍着她的后脑说。
      「我……我……章璐凝,是挨操的小母狗……」章璐凝逃避着大姐的眼光,
    吞吞吐吐地说。她如此不堪的状况,真的不愿意让家人知道,可是现在,不得不
    说了。
      「小凝……」章璐慈嘴都合不拢了,这样的情况,是她做梦也想象不到的。
    她以为一定被众星捧月呵护着的小妹,现在竟然卑贱地跪在这个男人脚下,自觉
    地解着身上的衣服,不知廉耻地将一身雪白肌肤,暴露在这群男人的面前。
      「这贱货呢?」袁显指指章璐慈。
      「她……她……我大姐章璐慈……也是挨操的小母狗……」章璐凝垂头道。
    袁显这么问,肯定就是要她这么答,章璐凝虽然答得言不由衷,但却不带一丝犹
    豫。
      「不是的……」章璐慈哀嚎一声,对于这种身份,一向心高气傲的她如何愿
    意接受?可话音未落,头发便被锐哥揪着仰起,羞红的脸怯怯朝向袁显。
      袁显拍拍她的脸,将她遮在胸前的手拉开。章璐慈算是明白了现在的状况,
    不敢用力相抗,露出来的双乳随即被袁显抓在手里。袁显捏捏她的乳房,又瞄着
    她妹妹的胸前,哼道:「挡什么挡?奶子又没你妹妹大,也没有你妹妹挺,松松
    垮垮的,奶头都黑了,没少被人操吧?就是一个骚货,还装什么淑女?」揪着章
    璐慈的奶头甩两甩。章璐慈红着脸咬牙不作声,虽说自己并不是什么守身如玉的
    贞妇烈女,老公死后交的「男朋友」也不少,可也不是随便就滥交的人,奶头颜
    色是比妹妹深一点,可也决不是他说的这么不堪啊!
      章璐凝垂头看着大姐被袁显羞辱,默默摘下身上的胸罩,全身上下只剩一条
    小内裤,跪坐在袁显脚边。跟别的女人一起被淫辱,章璐凝简直已经习惯了,可
    现在是跟自己的亲姐姐……
      章璐凝偷瞄着大姐的裸体,被轮奸了一番之后,大姐本来就很有女人味的身
    体,现在看上去尽是情欲的味道。大姐的身体虽然不算太劲爆,但起码也算得上
    白皙匀称,就不知道袁显对大姐的兴趣能维持多久,毕竟他能玩到的女人中,比
    大姐更漂亮身材更好的,一抓也是一大把。「说不定他出了这口气,就会忘了大
    姐吧?」章璐凝天真地想着。
      不过现在,她们姐妹俩即将面临一场奸淫凌辱,是明摆着的。章璐凝希望大
    姐明白她们的处境,「配合」她过这个关。
      「大姐,你得罪了袁哥,就用身体来补偿吧……」章璐凝都觉得自己说的这
    玩意儿有些无耻,却一边挺着胸,将自己的乳房凑到姐姐胸前,凑到袁显手掌旁
    边。
      章璐慈下意识地缩了一缩,小妹的身材原来已经长得这么成熟了,白玉一般
    的肌肤上,樱桃一般鲜艳的乳尖微微翘起,长在比自己还丰满一大圈的双乳上微
    微晃着,那厚实饱满的乳肉被袁显大手一捏,手指陷了进去。章璐慈轻哼一声,
    乳上也是一紧,姐妹俩同时被同一个人玩着胸,这可是她从来也意料不到的镜头。
    跟自己的扭扭捏捏相比,看上去仍是那么清纯可爱的小妹反而显得十分坦然,章
    璐慈心下嘀咕:「小妹,她是习惯了吗?她一直以来就过的这种生活?」她突然
    明白了,为什么之前小妹对自己去勾搭李冠雄有那么大的反应,这伙人确实是不
    能惹!
      但后悔已经晚了。不久前还趾高气扬的章璐慈现在已经蔫了,虽然还是缩着
    身体,可是再也不敢对袁显有丝毫反抗。「你是什么?」当袁显这次直接问她时,
    章璐慈嘴角动了动,但「挨操的母狗」这种话,实在不太容易说得出口。
      「大姐……」章璐凝用恳求的眼光看着她,请她承认自己是只挨操的母狗。
      「我……我是……」章璐慈结结巴巴的,眼泪又流了下来。袁显的手一离开
    她的胸前,马上又横起胳膊挡着双乳,却立刻被旁边的男人将她双手都扭到身后,
    迫使她胸往前挺,刚刚被揉搓而留下指痕的乳房突出,完整地暴露在众人的目光
    下。
      「你教她!」袁显将身体都倚在沙发靠背上,脚掌往章璐凝肩上一踢。
      「我叫你别来了,你又来干什么?」章璐凝用责备的眼光对着大姐的泪眼,
    低声道。
      章璐慈哭道:「我不就是听说杨丹生病了,不知道有没有影响到你,所以想
    来看看你……谁知道碰上……碰上他,不单单说话调戏我,还毛手毛脚的。我就
    扇了他一巴掌……」
      袁显摸摸脸,似在回味着那一巴掌,笑道:「你这个贱货姐姐,很威风地警
    告我,说章璐凝是她的亲妹妹,再不放尊重点就要我好看……」
      「袁哥是你得罪得起的吗?」章璐凝轻推一下大姐,「快跟袁哥道歉,说自
    己是只挨操的母狗,用你下贱的身体赎罪!快说!」这种不要脸的话,章璐凝自
    己已经说惯了,此刻只盼着大姐赶紧向袁显屈服,说得顺溜之极,听得她大姐难
    以置信地瞪着她。
      自己觉得怎么也说不出口的话,小妹说起来不带一点犹豫,章璐慈看看自己
    姐妹俩赤身裸体的样子,看看周围几个面露着淫笑的男人,她明白了接下来一场
    奸淫是免不了的,自己是真的连累小妹了。「我……我……袁哥对不起,是我不
    对……」她对着袁显哭着道歉。
      「嗯?」袁显没听到她接下来的进一步表述,皱着眉头望向章璐凝。
      「跟袁哥说,你是一只挨操的母狗,你要用你下贱的身体来赎罪,请袁哥原
    谅你这个贱货……」章璐凝着急地又推了一下大姐,将台词全说出来了。
      「我……我……我……是只挨操的母狗……我用下贱的身体赎罪,请袁哥原
    谅我……」章璐慈虽然说得结结巴巴,但有着妹妹做的榜样,终于还是说了出来。
      「你做母狗的时候,是光用嘴说说的吗?」袁显又看看章璐凝。
      章璐凝马上明白,对章璐慈说:「大姐,你坐上茶几,把腿分开,下面露出
    来……」
      章璐慈已经身不由己了,揪着她头发和抓着她双手的男人松开了,她红着脸
    缓缓将屁股挪上茶几,双腿分开到差不多九十度。
      「这样不行……」章璐凝这次不用袁显指示,自己动手,拉着大姐一条腿挂
    到茶几上。章璐慈也不知道他们的规矩,任由小妹摆布,将另一条腿到同样踩上
    茶几,形成一个滑稽的蹲姿。
      「双腿要完全打开……把你下面都露出来……」章璐凝心想大姐反正操都给
    他们操过一轮了,什么也看光了,丝毫不顾章璐慈的感受,将她的大腿向旁扳过,
    双腿形成一个大写的M字,还在流出男人精液的阴户亮在空气之中。
      「呜……好羞……」章璐慈呜咽着,可双手还被小妹牵着,绕过自己大腿,
    扶在自己大腿内侧,摆出主动露屄的样子。
      「现在可以请袁哥来操你了……」章璐凝说。偷眼瞄了一眼大姐的胯下,毛
    耸耸的成熟阴户散发出的色情气息,还有挥之不去的精液味道直穿入鼻,那是大
    姐的屄……章璐凝突然脸上一红,原来大姐的屄长这样,而且就要在她的面前,
    再次被男人插入了……
      「操过了,不太想再操!」袁显接话道,「弟兄有兴趣的,这贱货尽管玩!」
    刚刚强奸和羞辱章璐慈,只不过为了一口恶气,现在章璐凝这么低三下四,章璐
    慈毕竟也算配合,气已经消了一大半,现在剩下的,就只有玩女人的兴趣了。章
    璐慈的姿色身材都是一般般,没搞过时调戏一下挺好玩,搞过了也就那个样,更
    出色的女人他袁显有的是,至少她的亲妹妹章璐凝相貌身材就比她好多了。
      但他的手下可不这么想。他们不象袁显那样可以随便玩明星,在袁显胯下进
    进出出的美女们他们虽然也经常可以分到一杯羹,但什么时候能玩到却是未知数,
    全凭袁显高兴。这个章璐慈毕竟还是个不错的女人,还是大明星章璐凝的亲姐姐,
    有「兴趣」玩她的弟兄自然非常多……
      看到新一轮的轮奸已经开始,大姐一边被操着屄,口里还含着一根鸡巴顺从
    地啜着,章璐凝悄悄将身体移到袁显旁边。房间这些男人虽然都色迷迷地看着她
    的裸体,却没人对她下手,显然是未得到袁显的许可。那么,傍在袁显旁边或者
    更安全些。
      「新歌练得怎么样了?」袁显忽问。
      章璐凝一呆,印象中这好象是袁显对她说过的话中,第一句跟淫乱无关的,
    赶忙答道:「袁哥,歌曲我已经唱熟了,正在琢磨运气吐字的细节,还有舞蹈刚
    刚排好,今天开始练了……」
      「那唱来听听!」袁显打断了她,并不想听那些细节。最近有点累,刚刚又
    射了一炮,暂时想休息一下。但同时玩弄亲姐妹终归是很刺激的,就让这小美女
    用她的新歌,来为她刚当母狗正被轮奸的姐姐伴奏吧!
      「是!」章璐凝应一声,开始轻哼起来,「走上金光大道,背后逐浪滔滔
    ……」
      「站起来,大声唱!边唱边跳!」袁显瞄着章璐凝身上仅存的小内裤说,
    「全脱光了再跳!」
      没有音乐伴奏、没有演员伴舞,演出的背景是姐姐被奸淫的画面,章璐凝吸
    一口气站了起来,她听懂了袁显的意思,就是要她用登台演出的状态,来唱来跳。
    她屈着腰,脱下了内裤,摇着圆翘的屁股,就在姐姐被轮奸着的茶几前,摆出这
    首新歌的起始舞姿。
      「走上金光大道,背后逐浪滔滔。
      迎面阳光普照,锦绣前程凭我双手创造。
      踢碎往日潦倒,高声唱我自豪。
      手持破盾长矛,笑对万千面孔冷讥热嘲。
      大步踏上金光大道,张臂向太阳问声好。
      冲破命运囚牢,朝着梦想与时光赛跑。
      挥别世间喧闹,向世界宣布我的捷报。
      阳光请做我向导,迈开大步书写我毕生骄傲。」
      看着章璐凝挥舞着双手唱着「迎面阳光普照」四下乱抖的乳房,做着劈腿动
    作唱着「踢碎往日潦倒」时露出来的阴户,袁显乐不可支地哈哈大笑起来。歌声
    慷慨激昂,但那本来应该充满活力奋进的动作,现在由浑身光溜溜晃乳摇臀的女
    体做出,说不出的滑稽好笑。当章璐凝用高音唱出最后一句「书写我毕生骄傲」
    时,袁显跟着狂呼一声「嗷」!房间瞬间充满了快乐的哄笑声。
      章璐慈悲哀地看着小妹的表演,她总算完全明白了这个当了明星的小妹,在
    这伙人手里算是什么角色:就只不过是他们一个漂亮的玩物而已!而自己,就是
    一个送上门倒贴的白痴!又一根肉棒在自己的肉洞里射了精,觉得已经被磨着有
    点酸痛阴道里,马上又迎来一根生龙活虎肉棒的抽插。章璐慈连用声音作出抗议
    都做不到,她的嘴里含着一根肉棒,两只手还被牵到另外两根上,当阴户的肉棒
    冷不防抽出,没有任何预兆地突然抽入她的肛门时,章璐慈甚至只是屁股一抖,
    连叫一声都来不及,就被嘴里的肉棒同时捅穿食道,顿时双眼翻白。
      对于袁显来说,章璐凝的表演是成功的,成功撩起了他的淫欲。唱罢一曲的
    女明星,虔诚地跪在他的胯下,温柔地舔弄着他那还沾着姐姐体液的阳具。背后
    的大姐终于发出尖声的号叫,她知道大姐的口腔暂时空了,而叫声片刻却又突然
    打断,她知道大姐的小嘴一定又被新的肉棒占领了。
      章璐凝挪着屁股,反跨到袁显身上,自己掰着屁股,用自己的肛门套弄进袁
    显的肉棒。而她的姐姐此刻被推向她的身前,近距离地看着小妹是如何主动用屁
    眼去服侍男人的,章璐慈羞耻地发现,小妹同时还被袁显用手玩弄着阴唇间,已
    经晶亮一片。「她……她看着亲姐姐被强奸,自己就兴奋了……」章璐慈喘着气
    呻吟着,强奸着她的男人越来越用力,她的脸却越来越近地凑近妹妹的下体,她
    现在甚至可以清晰地看到妹妹阴阜上的毛孔,清晰地看到袁显的肉棒抽出时从小
    妹屁眼里带出来粉嫩肉膜……
      闻风而至「弟兄」越来越多,爽过之后的袁显将章璐凝也推向他的兄弟们。
    「十点前放大明星回去,她明天一早还有个活动,别搞砸了老大的事。」袁显说,
    「至于这只新母狗,今晚就留这给你们了,大家可以玩个尽兴!」
      章璐凝不止一次看过他们同时奸淫姐妹花甚至母女花了,但没想到自己也会
    有这么一天,跟自己的亲姐姐一起被轮奸。已经被十几个人插过的大姐已经上气
    不接下气,浑身上下除了男人留下的秽物,早就遍布着汗珠,而章璐凝却是从胸
    中轻轻舒了一口气。袁显已经不打算追究大姐打他耳光的事了,自己挨这一顿操
    之后,应该不会影响自己在娱乐公司的地位。只不过这个白痴姐姐,以后恐怕就
    会沦为他们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性便器了。
      「随她去吧,也是她自找的。」章璐凝在男人的抽插中呻吟着想,「我也帮
    不了更多了……」
      袁显已经离去,将近十点时男人们进入了中场休息,让被操得阴户和肛门有
    点红肿的姐妹俩互相将头趴在对方胯下,69式地吸吮出亲姐妹阴户里的精液。
      「小凝,我怕……」看着小妹重新穿上衣服,而她自己旁边却又围上一圈男
    人,开始用手玩弄起自己的乳房和阴户,章璐慈哭着呼唤妹妹。
      「他们玩够了会放你回去的……」章璐凝敷衍着应了一句,长吸一口气,看
    了一眼又开始在男人们的轮奸中呼号着的大姐,头也不回地带上门走了。
      (待续。2019- 12- 12)
      下集预告:71赎罪的阴谋
      【可是,卢雪媛却已经落入李冠雄的手里!看着卢雪媛赤裸着胴体伏在李冠
    雄脚边瑟瑟发抖的样子,李冠雄对她干了什么显而易见。再想让卢雪媛去控告李
    冠雄无异于天方夜谭,刘家颖几乎眼前一黑,难道她这半年来的努力,就此付诸
    东流?
      「不行!一定还有办法……」刘家颖努力让自己冷静。她继续摇着屁股,脸
    上挤出僵硬的笑容,爬到卢雪媛旁边伏下,伸着嘴唇吻一下李冠雄的脚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