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交换
  • 最新排行

    【回天无术】第五章19

    发布时间:2020-05-23 00:00:45   

                  19秘而不宣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这首诗是唐代大诗人李白为杨贵妃所著,杨贵妃的美,世人皆知,正所谓岑
    鱼落雁、闭月羞花。美人各有各的美法,可不论你有多么的美貌,都需要有人欣
    赏你的美,挖掘你的美,使你的美尽显于世人,方得万人敬仰,千朝传颂。
      显然,妻子小方的美,不是由我挖掘开发出来的。
      镜头再次定格的时候,我惊异的发现竟然是我自己家的客厅,橘黄色的灯光,
    简单而又不失稳重的装修风格,客厅的落地窗拉着厚厚紫色窗帘,看时间应该是
    晚上。
      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这个魔王,难道在我家里调教了我的妻子?玩别人老
    婆还不够,妈的还要在别人家里调教,有点太过分了吧。」我居然只是想到了过
    分这个词。
      视频中没有出现魔王的身影,镜头对准了客厅的方向,看不出有什么不同。
    过了大概几秒钟,小方出现在了镜头中,或者应该说爬入了镜头中更为贴切。此
    刻的妻子,全身上下只有一条黑色的大网眼丝袜,丝袜的裆部镂空设计。因为小
    方是从镜头的下方趴着进入镜头,这样就使小方整个阴部都处于暴露的状态,随
    着妻子慢慢爬向房门的方向,镜头里妻子的阴部居然隐隐的泛起了晶莹,在客厅
    灯光的照耀下,反射出水波一样的光芒。妻子的长发披散在脸颊两侧,从视频拍
    摄的角度,我看不到妻子的表情,但是从她慢慢向前爬动的动作上,我隐约可以
    猜测到,妻子此刻已经处于春潮汹涌的状态。
      摄像机的清晰度非常高,感觉应该是HD级别的高频是拍摄。而此刻的我,
    发现自己在观看这样羞辱折磨妻子的视频时,已经少了当初义愤填膺的怒气,取
    而代之的是心里上的刺激和生理上的反应。「我特别是不是也变态了,居然看到
    妻子这样,会有反应。」心里默默地骂了自己一万遍,可是我却没有按下视频的
    暂停键。
      终于在妻子爬到户门口时,小方转过了身来,挺直了身体双腿并拢跪直了身
    体。每次看到妻子的落体,我都会莫名的兴奋,小方太美了,不同于程艳艳的妖
    艳,也不同于程艳艳女M的放荡,小方的美胜在气质上。虽然妻子可能已经接受
    被人玩弄的现实,但良好的家庭教育多带出来的气质,不是那些花花草草可以替
    代的。在她的眼中,即使在这样不堪的状态下,依然可以看出那种含羞待放的感
    觉。「也许这才是魔王这样的混蛋对妻子迷恋的根源吧,欲拒还迎的美貌少妇,
    是任何正常的男人都无法抗拒的吧。」我默默地想着,居然开始为魔王的无耻行
    径找托词。妻子小方的嘴里咬着一个黑色的布袋子,我不知道里面装的什么,但
    是我知道用嘴叼着东西爬行,是一种精神上的羞辱,用这种方式时刻提醒着妻子
    女M的身份。
      视频中的小方从嘴里黑色布袋中拿出一副手铐、一只眼罩,慢慢讲眼罩套在
    自己的眼睛上,妻子此刻应该已经处于一种丧失视力的状态。在整理好眼罩确保
    看不到之后,小方摸索着拿起那副金属制手铐将双手拷在了身后,挺直身子跪在
    户门内的入户地毯上,似乎在等待什么。
      我知道小方等待的是谁,一定是那个邪恶的征服我妻子的魔王。
      家里的户门开了,一个身穿黑色夹克,深蓝色长裤并带着V字仇杀队标示性
    笑脸面具的男人打开了我们家的户门,他的身边是一只深灰色的行李箱。当户门
    被打开的一刹那,明显可以看到妻子跪直的身体颤抖了一下。
      「这个人有我们家户门的钥匙」我的第一反应。「妻子居然把家里门的钥匙
    都给了这个变态恶魔,真的当我不存在吗?你可以出去搞,为什么要让魔王来家
    里?这是我们的爱之巢啊!」我心里除了些许的憎恨,更多的嫉妒。
      字幕出现了「任务:303;内容:居家调教;简述:人妻安眠药迷昏老公,
    在婚房进行调教。细节:剥夺双手运动能力,剥夺视力,剥夺听力,开放式调教。」
      「『人妻安眠药迷昏老公,在婚房进行调教!!!』难道,这个时候我在家
    吗?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是几个月前吗?不对,视频开始的画面中有妻子
    认主时候的照片,也就是说这个视频是在那个时间节点之后,同时我又在家的时
    候发生的,而这个时间有可能的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说···昨天晚上!!!」
      视频只是播放了短短的几分钟,而我的心却像坠入无底的深渊。我心爱的妻
    子,给了玩弄她的男人自己家里的钥匙,这个家是我们共同经营的爱巢!我心爱
    的妻子,在昨天晚上跟我温存之后,把自己心爱的男人迷倒了,然后在家里接受
    调教!我心爱的妻子啊!我还在房间里沉睡啊!我刚刚跟她亲热完啊!
      视频的进度条没有停下来,就像视频中的画面一样,在麻木而又激动的我面
    前继续上演着。进入房间的男人关上了户门,站在入户地毯上静止了一会儿,没
    有说话,我看不到男人的表情,但我可以从男人慢慢隆起的裆部猜测出此刻的男
    人正端详着眼前这个光着身子跪在自己家门口等待凌辱的美少妇。
      「你老公睡着了?」男人终于说话了,声音很熟悉,就是之前调教妻子的魔
    王的声音。
      「睡,睡···着了···」妻子的声音有些颤抖,我不知道她是因为紧张
    还是因为兴奋。
      「用了几片药?」
      「两···片···」妻子的身体还在发抖,从魔王进来后就一直在发抖。
      「不是告诉你一片就行吗?」魔王的语气很平静。
      「怕···他醒过来···」
      「贱货,你老公醒过来不是更好吗?让他看看你当母狗的样子有多骚。」嘲
    笑。
      「呜」妻子身子猛然抽搐了一下,情不自禁的发出了一声呻吟。「不要··
    ·,不可以让他知道。你答应过我的,不影响我的正常生活。」
      「不会问好了吗?怎么教你的」
      「欢迎···主人···到···母狗家调教···母狗···」妻子身体
    向前探出,努力做出低头行礼的姿势。
      「不让你老公知道,你给你老公吃了两片药,看起来我们似乎有一整夜的时
    间。」魔王一边说着,一边从随身带来的行李箱中拿出一卷黑的胶带,在妻子戴
    着眼罩的头部缠了几圈,看起来妻子就算挣扎剧烈的运动眼罩也不会松动。「戴
    个耳麦吧,降噪的,待会儿你叫的不要带大声哦。」说着魔王又拿出一直头戴式
    耳麦,耳麦看起来很大,有些笨重。
      「不要···,主···人,会听不到您的命令」在耳麦碰到头的一瞬间,
    妻子有些闪躲,她应该是害怕失去视力和听力吧。
      「我想跟你说话的时候会用蓝牙连接手机跟你说话,你会听到的。」魔王没
    有犹豫,调整好角度,将妻子两鬓的发丝聊起然后讲耳麦戴在了小方的头上,然
    后又是黑色胶带的缠绕。
      此刻的妻子,反手被拷在身后,失去了视力,失去了听力,在视频中有些无
    助的跪着,身体微微发颤。
      我的身体也在微微的发颤,我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是我知道一定是
    极尽羞辱的玩弄吧。
      视频中的魔王从门口的鞋架上拿起一部手机,那是妻子小方的手机。妻子的
    手有密码,我平时不会碰妻子的手机,为了给批次留下一点私人的空间,同样小
    方也不会动我的时候,算是彼此的尊重吧,可是此刻,我看到视频中的魔王轻易
    的就解锁了妻子的手机,在经过一番调试后,魔王讲妻子的手机与蓝牙耳机配对
    连接了。他有我家门的钥匙,有妻子手机的密码,我不知道他还有什么,但是我
    却能感觉到他在这个家里的地位,起码此刻应该比我这个正派的老公要高。
      魔王从行李箱中拿出一部带有三角支架的设想设备,建设在他认为比较满意
    的位置之后,回到妻子身边。小方就在那种无助的状态下跪着,身体微微发抖。
    回到妻子身边的魔王,将一对粉红色闪着金属光泽的乳夹夹在小方早已高高翘起
    的乳头上,当乳夹固定在妻子乳头上时,妻子的身体向后猛地躲闪了一下,随即
    又恢复了跪姿,嘴里发出一声细长的呻吟声。「啊···」妻子的身体还是微微
    的扭动,我不知道是要挣扎开乳夹的疼痛感,还是想挣脱眼罩和耳麦的制约。
      魔王没有继续对妻子做什么,而是拿出自己手机似乎是在拨通电话。「过来
    吧」他是说了三个字便挂断了电话。
      「他是在给谁打电话?让谁过来?难道还有其他人要到我们家来玩弄我的妻
    子吗?」我脑子里有些乱。「还有其他人要来玩我老婆,这个恶魔,自己玩弄还
    不够,还要找其他人来一起玩我的妻子。」我觉得我应该愤怒,可是此刻的我却
    愤怒不起来。
      魔王再次拨通手机,这次亮起的是妻子的手机,他滑动手机接听。这样魔王
    的声音应该可以传入戴着耳麦的妻子的耳中。
      「听自己被操的声音也会兴奋吗?贱货」原来魔王在给小方通电话之前,一
    直让妻子束缚着听自己被这个魔鬼玩弄的声音,我说妻子为什么会身体发抖,微
    微扭动身体。
      可能是耳麦里传来的声音让小方一下恢复了意识,也可能是这样的被剥夺视
    力和听力的方式让她有了不一样的感受。再听到魔王的话时,妻子小方情不自禁
    的又呻吟了一声。「···啊···」
      「贱货一个」说着魔王从行李箱中拿出一直电动假阳具,从视频中我可以看
    到那只阳具粉红色透明的仿真龟头在魔王开动开关后开始旋转,并发出嗡嗡的声
    音,电动阳具的下面还有一个刺激G电的月牙状凸起。
      可能是从耳麦中听到了电动阳具被开启的声音,妻子小方口中又发出了一声
    轻轻的。「···啊···」
      魔王走到妻子身后,一只手扶住小方的肩头,一只手将电动假阳具插入了妻
    子的下体中。「贱货,在自己家被玩这么兴奋吗?小逼已经流了这么多水了?夹
    住,不许掉下来,跪直了,屁股往下,顶住它,贱母狗。」
      「···啊啊啊···」视频中的妻子在异物插入下体后,身体猛烈的扭动
    着,颤抖着,可是还是努力按照魔王的要求跪直了身体,这样那只假阳具插入下
    体后又与地面成为了90度角,尾部顶在了地上。这个姿势妻子一定非常难受,
    隔着屏幕我都能感受到妻子想要保持这个姿势一定在做着巨大的努力。
      魔王拿出一条黑色的项圈套在小方粉嫩的脖颈上,一手拉着项圈上的铁链,
    一手解开裤子拉链,将一根足有18公分长的坚挺阳具伸向妻子柔美的脸颊。
    「张嘴,伺候主人」
      这淫邪的画面太让人震撼了,在我的家里,我被妻子用药迷倒,而妻子,我
    的小方,正光着身子穿着黑色丝袜,双手自己拷在身后,眼睛上戴着眼罩,跪在
    我自己家门口,听者耳麦里传来的命令,张开性感的小嘴,伺候一个戴着面具的
    陌生人。
      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套出自己早已坚硬的阳具,左手开始套弄。妈的,我
    又一次看着妻子被人玩弄的画面自渎了。
      因为距离的关系,我看不清妻子此刻的表情,只能看到一直硕的阳具从魔王
    的裤子中伸出来,有节奏的出没于小方性感的樱唇之中,小方本来不大的嘴被阳
    具的浸没撑开,努力吮吸着,发出「呜呜」声音,上身随着头部的前后耸动轻轻
    摇摆。
      「真他妈是贱货,好好给主人舔。」魔王一边享受着妻子的服务,一边用右
    手拉紧小方项圈上的链子。「贱货,刘小方,你知道吗?从我见到你那天起,我
    就想着有一天让你做我的母狗,像这样跪着伺候我,像狗一样。开始你不是很矜
    持吗?放不开吗?现在怎么样了?还不是听话的让老子玩?你不是很爱你老公吗?
    不是不会背叛他吗?现在怎么样?自己服从命令迷昏自己老公,等着老子玩你,
    你不是一样很享受吗?」
      「这个恶魔,一直这样羞辱我的妻子,这不是身体的占有,这是在折磨羞辱
    小方的灵魂。小方一直在挣扎,只不过没有坚持住,没有算计过这个该死的混蛋。
    可也正是这样,我才能看到妻子的另外一面吧。我居然喜欢看妻子这样,我是不
    是也是变态?」一边自责,一边惩罚自己一样的快速套弄着自己的下体。
      因为眼罩的关系,我无法知道小方在听到这些羞辱的话语时,是否留下了委
    屈羞辱的眼泪,也许她会吧,而我不得而知。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