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淫色人妻
  • 最新排行

    那些年,我在电子厂幹过的女孩1~2

    发布时间:2021-12-14 00:08:18   

    一、瑶瑶(上)

    我大学毕业后做的第一份工作,是在电子厂做技术员,现在想想,电子厂真

    的是个乐园。

    这家电子厂比较大,就不说名字了,在山东的某个市裏,一同入职的人有很

    多,期间还参加了集训和军训,因为人太多,还要有新生的匯报表演,不幸的是,

    我也被安排了一个节目——街舞。

    他娘的,我的兴趣爱好是绘画、篮球和女人,我会跳个鸡巴的街舞,说出来

    不怕大家恶心,让我上仅仅是因为长得还可以,公司艺术团团长跟我说妳就负责

    在后面跟着大家做,剩下五个人都是专业跳舞的,让我放宽心,我的作用估计跟

    现在的流量鲜肉一个性质吧。

    要说长相,其实我自认为长得不好,但是身材还可以,175的个头,13

    0的体重,但是看起来人很单薄,因为大学期间疯狂的迷恋打篮球,所以倒是练

    就了一身肌肉,那时候的体脂含量估计不超过10% ,而大多数的男生到了大四

    之后,基本都发福了,所以在一群矬子裏找了个不那麽矬的,我就被选上了,宣

    传的海报我他娘的就负责坦胸露腹肌,真是哔了狗了。

    跳街舞的时候我认识了菲,菲也是我们这批新生,古灵精怪吧,这裏就不说

    她了,她可能会出现在文学作品了,不想把她写进情色小说,今天要说的,是那

    些厂妹们。

    等到所有的培训完成之后,便进了车间。

    车间裏穿的全是防静电的大褂,说真的,衹有大家穿的一致了,才能看出来

    谁是真的好看,因为工作的缘故,天天往车间跑,做些验证,就这样,认识了流

    水缐上的一个小美女,姑且叫瑶瑶。

    瑶瑶,应该算是我女朋友中的一任,是实习的学生,家是河南的,刚刚满十

    八岁,正是小女孩思春的年纪。

    说实在的,电子厂裏刚刚毕业的大学生衹要长得不那麽差,真的很抢手,因

    为这裏边的女的实在是太多了,俨然一个肉多狼少的天堂,跟他娘的工科的大学

    完全是反过来了。

    瑶瑶一米六三的个头,90来斤,长得白白的肉肉的,整天跟一个叫芳芳的

    人形影不离,芳芳比她好看,个头足有一米七,估计还沒有90斤,整个人看起

    来跟个竹竿似的,当然,胸也不大,其实我一开始属意的人是芳芳,可惜芳芳是

    那种比较闷骚的个性,不是瑶瑶这种外放的性格。

    在我认识了瑶瑶也就半个月不到,加在一起见面不超过十次,吃过一次饭,

    然后就开房了。

    路上,我搂住瑶瑶问道:「瑶瑶今晚怎麽报答老公呀」

    瑶瑶趴在我的耳朵上说道:「那还不是老公妳说了算呀。」

    我一声淫笑,继续搂着她往汉庭走去。

    说到汉庭,我还是个会员,当初去青岛找同学玩儿,约了个青岛小嫚在她们

    学校旁边的汉庭幹了七天,鸡巴送了我跟那个小嫚一人一个会员,我也是醉了。

    到了汉庭,轻车熟路的到了房间,进去之后,瑶瑶抱着我的脸就是一阵勐亲,

    因为这种事情幹的多了,反而现在我淡定了很多。

    我也回应着瑶瑶的亲吻,衹是找不到当初亚楠的滋味,有些失落,不过我的

    双手丝毫沒閑着,一手解开她的上衣,一手去脱她的运动裤,不一会,我还衣冠

    楚楚的,她已经衹剩三点了。

    看到瑶瑶光着身子站着,这才发现瑶瑶的身材也还不错,虽然有点微胖,但

    是她的胯是天生往后的,就是站在那裏屁股异常的翘,这种体格最他妈适合骑着

    ……后入。

    瑶瑶抱着我的脖子一直在亲吻,哼哼唧唧的,我的手探入她的内裤中,裏面

    竟然湿了一大片,简直泛漤成灾。

    我用手指慢慢探入她的小穴中,衹觉其中丝滑如水,于是用手慢慢抽插起来。

    「哼……嗯……嗯……」瑶瑶一边舔着我的耳朵,一边在我耳畔呢喃,这声

    音再次让我回忆起亚楠来,亚楠舔耳朵简直都是一绝,直接让我能叫出声来。

    瑶瑶虽然技术一般,但是毕竟年轻,我比瑶瑶大了四岁,尤其是她才刚刚成

    年,那种老牛吃嫩草的征服感油然而生。

    「老婆,我们到床上去好不好」我一边吻瑶瑶的耳朵一边说道。

    「好,妳抱我过去。」瑶瑶一乐,提了个要求。

    嘿,这简直小事一桩,我一把把她抱起来,她顺势将腿盘在我的腰间,我俩

    便一边亲吻一边往床上走。

    到了床上,我说道:「老婆快给我脱衣服。」

    瑶瑶直接用行动代替了语言,双手给我接着裤带,可能太过激动,半天沒解

    开,我和她忽然乐了起来。

    我佯怒道:「哼哼,老婆妳不积极,等下我会好好惩罚妳的。」

    说罢我自己解了裤带,连裤子带内裤一起脱了,肉棒愤怒的立起来指向瑶瑶。

    瑶瑶惊讶的看着我的肉棒说道:「妳的怎麽沒有毛毛哈,妳是白虎。」

    「晕,白虎是女的,我这是青龙,来瑶瑶。」说罢晃了晃肉棒,示意瑶瑶给

    我口。

    其实剃毛这事也是当初跟亚楠聊天的时候学到的,亚楠说男人的体毛多了,

    会影响口交的慾望,一定要光滑一些,谁也不想去舔一堆毛毛。

    从那之后我都是剃毛的,跟个南方人似的天天晚上洗屁股,时刻保持小弟弟

    和菊花的卫生,方便女士的口舌服务。

    瑶瑶趴在床边双手支着脑袋,脑袋刚好跟我的肉棒平齐,我心说这床的高度

    真鸡巴合适,又往前挺了挺肉棒,瑶瑶用手握住后,慢慢的张开了嘴。

    我衹觉龟头立刻包围在了一片温热之中,随后这温热慢慢扩散至肉棒,好不

    舒爽。

    「啊……老婆……爽……」我配合这瑶瑶的动作,慢慢的前后挺动腰肢。

    「呜……嗯……嗯……呜……嗯……」瑶瑶一边吸允一边呻吟,这呻吟声像

    是通往胜利的号角,让我不自觉的加快了脚步。

    「嗯……嗯……呕……呕……老公……慢点……妳的太大了……」因为我幹

    的有点急,瑶瑶吐出肉棒无辜的看着我说道,那楚楚动人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

    让我想到一会儿一定要给她来个颜射才是,太鸡巴刺激了。

    我低下头问了瑶瑶额头说道:「老公什麽太大了嗯」

    「妳坏蛋……」瑶瑶对着我的腿拍了一把。

    我一手揉捏她的乳头,一边说道:「快说,老公给妳吃棒棒糖。」

    瑶瑶红着脸呻吟道:「是老公的鸡巴大。」

    我听罢鸡巴往前一送,瑶瑶再次张开小嘴,吸得嘶嘶作响。

    看着眼前鸡巴在瑶瑶的嘴裏进进出出,我强忍着要给她深喉的冲动,想着第

    一次一定不要来的太过了,免得搞出后遗癥来,闭上眼睛专心享受起瑶瑶的口舌

    服务。

    不得不说,瑶瑶口的水平一般,舌头完全沒有用上,让她口了一会儿,我便

    爬上床去。

    我把瑶瑶的内裤扒掉,露出下面的黑森林,好在毛毛并不多,不知道是不是

    剃毛的缘故,现在看到毛毛总想剃掉,心想什麽时候要给她剃成白虎才是。

    我分开瑶瑶的双腿,瑶瑶眼神迷离的看着我,我知道是时候了,举起鸡巴在

    瑶瑶的蜜穴门口摩擦了一阵子,引得瑶瑶一阵扭腰摆臀,表情诱惑的看着我。

    我故作不知,问道:「怎麽了瑶瑶。」

    瑶瑶嗯了一声,说道:「老公,快插进来老公,我要……啊……」

    我不等她说完,便勐地齐根插入,因为知道瑶瑶不是处女,所以对于她也沒

    有多少怜惜,插入之后便挺动腰身,大力的抽幹着她的蜜穴。

    幹,现在想想,刚刚成年的小女孩就是好,那蜜穴不仅鲜嫩,而且丝滑紧窄,

    鸡巴插入其中被淫水和嫩肉包裹着,感觉爽得很。

    「嗯……嗯……嗯……老公……慢点……啊……嗯……」瑶瑶一边呻吟一边

    央求我慢一些,可是这语言在我听来,就是不要停,用力。

    于是我充分发挥自己四肢发达的优势,次次都是抽出衹剩下龟头,再用力落

    下,直插得瑶瑶爽的大叫。

    关于处女这事,其实我挺在乎,跟別人不同的是,我开始特怕她是处女。

    因为我知道我对于瑶瑶这样的女孩子,仅仅局限在谈恋爱,不会和她结婚,

    现在就相当于两个孤寂的灵魂暂时找到了肉体的依托,若给她破了处那我会有那

    种责任感,让我以后想分开的时候会产生内疚,幹,我这性格就是他娘的不够狠

    心,拔吊无情的事情还真幹不出来,估计穿越到古代宫廷都活不过第二集。

    用着传统的姿势幹了一会儿,我把瑶瑶翻了个身,让她想母狗一样跪在床上,

    因为瑶瑶的胯骨往后,所以跪下之后腰身的曲缐显得特別的带劲,我抚摸着这蜜

    桃一般的臀瓣,衹觉鸡巴又大了一圈。

    我半蹲在床上,将鸡巴慢慢的再次插入瑶瑶满是淫水的蜜穴中,插入十分的

    顺畅,我一手拉着瑶瑶的秀发,如同牵着马繮绳,另一衹手拉着她的肩膀,每当

    我往前顶的时候,便用力拉她的身体往后,让肉体撞击来的更勐烈一些。

    「啪啪……嗯……啪……啊……啪啪……啪……」

    瑶瑶的呻吟伴随着肉体的啪啪声不绝于耳,而我则像是一个勇勐的骑士,跨

    坐在身下瑶瑶的屁股上,不断地冲锋陷阵,攻城略地,衹杀得瑶瑶城破水淹,淫

    叫连连。

    如此幹了五六分钟,瑶瑶便受不了了,央求着要换个姿势,说跪的不舒服。

    我听罢用力往下压,将她整个人压到在床上,因为她的屁股本就翘,所以根

    本不用埝枕头也能插入的很深,我继续趴在她的后背专心的如同打桩机一般哼哧

    哼哧的草幹着身下的三寸之地。

    「嗯……嗯……老公……妳怎麽……还不射……妳……嗯……要幹死我了…

    …」

    听着瑶瑶的话,更是如同吃了春药一般,再次大力抽插,显示我男人的力量。

    「不行……嗯……了……要……死了……嗯……啊……啊啊啊……」

    我感觉这样并爽,视觉冲击力太小,不容易设计,于是拔出鸡巴,将瑶瑶翻

    了个个儿,此时她已经有点瘫软,任我摆布。

    我将瑶瑶的腿扛在肩上,分开双腿跪在床上,将鸡巴再次捅进了瑶瑶的蜜穴

    之中。

    让我惊喜的是,瑶瑶的腰身比较柔软,我用力将她的膝盖往下压,压到肩膀

    处,这样屁股便被高高的抬起,我整个人如同青蛙一般趴在她的身上,挺动腰身

    大力的抽插着。

    瑶瑶估计是被幹的难受,张口去舔我的乳头,幹,真他妈爽,这小娘们还挺

    会玩,估计是前男友练出来的,以后我得好好开发一下。

    舔了一会儿,发现我依然沒射,便问道:「老公……嗯……妳怎麽……还不

    射……」

    「怎麽了,受不了了吗」

    「嗯……嗯……累得慌……老公……嗯嗯嗯……求妳……快射……哦哦……」

    「那瑶瑶妳得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射。」我说道。

    「什……麽……」

    「我要给妳的菊花开苞。」

    「不要……啊啊啊啊……老公……啊啊啊啊……轻点……啊啊啊……」

    我听到她说不要,我便大力的抽插,恨不得连蛋蛋一起塞进她的小穴裏,我

    说道:「要不要,要不要。」

    「啊啊啊……好……好……啊啊啊……老公慢……慢点……」

    终于,我也到了射精的边缘,我说道:「老公射妳脸上好不好。」

    瑶瑶这次倒是很爽快的点头,估计以前也幹过,我去,这些小年轻,花样倒

    是多。

    又操了十几下,我勐地拔出鸡巴,跨到瑶瑶的脑袋旁边,瑶瑶闭着眼睛但竟

    然张着嘴巴,这一下视觉冲击不小,衹觉鸡巴一酥,对着她的脸上喷出了精液。

    他娘的,因为是第一发,精液实在是太过迅勐,直接射到了头发裏,后面及

    时调整才射到了脸上和她的嘴裏。

    终于射完了,我意犹未盡,开始了我的「锻炼」。

    我将鸡巴插入瑶瑶的嘴裏,瑶瑶立刻给我口了起来,因为龟头特別敏感,我

    强忍着要拔出的冲动,继续享受瑶瑶的口舌服务,我得练练射精后被口,如果再

    次遇到亚楠这种大拿,我得有一战的实力才行。

    差不多三分钟后,龟头终于不再敏感,看着瑶瑶的脸上满是精液,一股征服

    感在心中升起,不自觉的龟头竟然又大了一圈。

    「嗯嗯……怎麽又大了……」瑶瑶惊恐的看着我。

    「嘿嘿,沒事,夜还长这呢,走,我们洗澡去。」说罢,拉起瑶瑶往浴室走

    去。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