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古典
  • 最新排行

    沧澜曲 第十一章 荒庙深谈

    发布时间:2021-12-11 00:08:42   


    风儿拂过,吹得枯枝乱响,庙内却是一派温暖祥和。

    大汉好整以暇的看着靖雨仇,温然道:“来,拔出刀来,尽可向我进击。”

    靖雨仇知道大汉是想试试他的武功,显然他是只守不攻,靖雨仇犹豫起来。

    大汉仿佛看出了他的心思,洒然笑道:“小兄弟放心,天下间或许还没有人能伤得了我,尽管放手攻击吧!”大汉这话极端自负,但却说得理所当然般,就好象在诉说一个坚定不移的真理般。

    靖雨仇手握虹刀,将真气提高到最高,达到了他所能达到的顶峰。

    大汉感受到了这一股战意,蓦地两眼大睁,本来大汉的眼睛一直是半开半闭,即使是在同人、福二秀对峙时也是如此,此时双眼张开,靖雨仇只觉得一股有如浪潮般的压力直压过来,如果说自己像条小舟的话,那大汉给他的压力就好象汪洋大海中波涛汹涌的巨浪,铺天盖地席卷而来,每一波大浪扑来都要消耗自己大量的精神和真气去抗衡。大汉的目光胜似电光,紧紧的锁着他,他连一丝一毫的动作也不敢做出来,他感觉好象是面对一座永远也无法击倒的高山,如果自己有半点移动,必定会引动对方的气机,同时他也知道,无论自己如何动作,对方必将能一招擒杀自己。

    无力感在心头升起,他甚至想要放弃任对方处置。

    靖雨仇的意志经过在血池里的十年磨练和江湖上的一段杀手生涯,几乎可以说是极为坚定的,而且一个武者最注重的就是意志力的坚定,像这样一合未交,心志就已经被夺,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事情。对方的精神压力愈来语强,渐渐有气吞天下、雷霆万钧的气势,靖雨仇苦苦支撑,但彼此间的级数相差太远,眼看支持不住,几句话忽然在心中流过,“欲返不尽,相期与来。明漪绝底,奇花初胎。青春鹦鹉,杨柳楼台。碧山人来,清酒深杯。生气远出,不着死灰。妙造自然,伊谁与裁。”返还还虚,与天地同在,靖雨仇豁然领悟,面对对方极为强大的精神压力,终于让他领悟了水经集的另一式。

    心无长物。

    如果刚才的一式可以以“自然”命名的话,那么这一式就该称为“精神”。

    靖雨仇一声长啸,被破开的心灵再无一丝缝隙,手中虹刀再次发出强大的气势。

    大汉眼中闪过一丝奇怪的神色,突然间靖雨仇浑身庞大的压力全部消失。靖雨仇心中更惊,这人什么东西都不需要,连兵器都不必用,极为可怕的气势说有就有,说无就无,他生平从未遇到过如此高手,就连在羽然凤面前他都能谈笑自如,这大汉岂不是较之羽然凤更为可怕上好几个级数。

    大汉微笑着招呼他坐下,这是靖雨仇才发现自己已经是遍体淋湿,竟然是出了一身的大汗,可见适才大汉给他的压力之重。

    岳红尘凑过来低声道:“们两个人在搞什么,尤其是,像个木桩子般在哪戳着,脸上还直往下淌汗!”

    听她一说,靖雨仇惊惧更甚,照岳红尘所说,她并没有感觉得到大汉庞大而可怕的压力,可见大汉的气势只是针对自己身上的这一块地方,拥有如此强大的气机固然可怕,但更可怕的居然是他可以把气机缩定在有限的一小块范围,这可以说更是难上了几分。

    看着靖雨仇一脸惊异和崇敬的表情,大汉微微一笑,伸手拨动柴火,顿时火苗窜动,一室温暖。

    靖雨仇心痒难耐,一想到可以向这绝顶高手讨教武道功夫,他就止不住兴奋,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从中可以得到难以想象的经验和益处。

    他写在脸上的期待全落在大汉眼中,大汉再一次递过酒壶,“来,再试一口,看看味道如何?”

    靖雨仇依言再喝了一大口,味道全然已经变了,不再是第一次尝的苦涩感觉,而是带着如蜜糖一般的香甜感。这随心茶果然奇妙,自己的心情因为大汉将要点拨功夫而欣喜,在这茶中果然就显示了出来,他禁不住再喝了一大口。

    正自回味间,大汉手一抬,轻轻巧巧的酒壶就到了他的手里。大汉面带不舍之色,叹道:“可惜只剩此一壶,要不然一定来它个一尽方休!”

    这话引起了岳红尘的兴趣,出言问道:“不够的话再去买好了……哦!这么奇妙的东西应该不是能随便买得到的。”

    “唉!”仿佛是勾起了大汉的愁处,他长叹一声,眉角却带着笑,“这酒是我的一个小朋友配的,可惜数量极少,就是这壶也是我软磨硬泡来的,下回再要尝到,不知是何时啊!”

    能够配出这样的茶,当然不是一般人,靖雨仇注意的是随心茶背后体现出来的含义,岳红尘则更多的注意的是什么人调配的这种绝妙好茶。听到岳红尘的询问,大汉眼中闪过回忆与欣愉之色,显然是回想起了什么。

    “只有香榭天檀才能产得如此的好东西。”

    “香榭天檀?”靖雨仇一惊,“自己先前从二哥李科和大凶人羽然凤那里听到过香榭天檀这个名称,虽然对它了解得极少,但总算知道这是白道上至高无上的象征,拥有足以同魔门对抗的实力,不过到现在为止,自己知道的也就是这么多,连半个香榭天檀的人也未见过,没想到从大汉口中又听到了香榭天檀的字眼,听他的口气,不但知道香榭天檀,而且极有可能还亲身去过。”

    在大汉面前,靖雨仇并不想隐瞒什么,他觉得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已经对他是全身心的信任了,因此靖雨仇毫无顾忌的问道:“我听说过香榭天檀,据说是足以同整个魔门相抗衡的白道象征,但我行走江湖,从没遇到过,不知道这香榭天檀是在哪里?”

    大汉笑着摇头,“我的确去过那里,本来不应该对小兄弟藏私,但我亦允诺过其间主人,不将其隐秘外泄。我只能告诉小兄弟一句,欲寻其地,先察自心。”

    靖雨仇颇为失望,原希望从他嘴里弄出点隐秘来的,如果知道了香榭天檀的确切位置,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上香榭天檀论武。那里面的人的武功不用说绝对是极其强横的,不然也不会能和魔门形成对抗之势,而且既然它是白道里至高无上的象征,即使他打不过,一定也不会被杀掉的,这简直就是个极其合适的提升武道的所在。

    大汉应该是看出了他的想法,温言道:“学武之人,方式有多种多样,最重要的是经验!但并不等于找寻强手挑战就可以提高经验的,莫说是找不到香榭天檀,即使找到了,那里面的人也不会与动手的,退一万步讲,即便动手,也是什么经验也得不到,那里的人都是心灵上修炼的高手,如果小兄弟精神上的修炼不够的话,相反会造成日后心灵上无可弥补的裂痕。”

    这点靖雨仇可是深有体会,适才比斗时,大汉给他的精神压力之重是前所未见的,而且两人间还不是真正的对敌,大汉自然没有采用杀伤性的压力就尚且如此,如果真的要与擅长此类功夫的敌人交锋,对于并不擅长心灵修炼的自己来说,的确是一件大危险事。不过好在眼前有个无可比拟的好老师,真正可以弥补自己这方面的不足。

    “心灵和精神上的修炼,我的确是涉猎不多,不知道是种什么样的功夫?”

    大汉笑道:“据我看,小兄弟体内蕴有先天真气,但好象不是个人练就的。

    要知道学武之人,无有磨练就无法成大器,欲要真正掌握武学的精髓,还得自己领悟!多一些磨难,对于自身还是大有裨益的。但刚才在抵挡我的精神压力的时候,的意识突然变得让我无法琢磨,好似消失不见,不知小弟练的是何种功夫?“

    靖雨仇听得大为钦佩,自己的先天真气果然是靠后天药物造就的,根本就发挥不出真正的先天真气的威力,充其量只能说是真气较一般高手充沛一些。对于大汉,他毫不隐瞒,连最隐秘的事情都说了出来,“刚才在精神压力下,我差点崩溃,但后来领悟出了一些功夫,哦!是在一次意外中捡来的《水经集》。”

    “原来是它啊!”大汉微微点头道:“可否念来听听?”

    靖雨仇立刻毫不犹豫的将熟记在心的《水经集》二十四句口诀背诵出来。

    “若纳水{,如转丸珠。夫岂可道,假体如愚。荒荒坤轴,悠悠天枢。载要其端,载同其符。超超神明,返返冥无。来往千载,是之谓乎。”听完靖雨仇念完的最后一句,大汉闭目冥想了良久,忽地手指凭空划出,在面前娇若龙蛇般挥舞,靖雨仇看得清楚,大汉写的是“流动”两个字,想是对《水经集》的这二十四句口诀深有所悟。

    大汉长出口气,睁开双眼,“这《水经集》果然有些门道,不愧是天下六大奇书之一!韵育深远,字字珠廉啊!”他话锋一转,问道:“不知小兄弟从何处得来的这《水经集》?”

    靖雨仇将当日在羽然凤手下惊险且狼狈万分方才逃脱的情形道出。

    一直没出声的岳红尘突然道:“原来当时就是个缩头乌龟啊!怪不得对逃跑这么有经验!”这话引得靖雨仇怒瞪她一眼,心里恨得牙耿耿的,暗下决心,日后一定要上到这个爱女扮男装的女人。

    大汉一笑,“打不过就跑,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重要的是从中吸取经验,以便下次的时候打得赢他。不过,羽然凤嘛……这种货色,打得赢他也没什么意思。”言下之意,羽然凤在他眼中是不值得一提的忽略级人物。

    “这才是一派宗师的气派!”靖雨仇羡慕万分,“不知自己何时才能达到这种视羽然凤这样强横的人物如草芥的程度。”

    大汉接着道:“这《水经集》和魔门内的《魔典》、香榭天檀的《意书》、《青天阕》、少林的《心想诀》、以及《轩辕录》合称为天下六大奇书,实在是江湖中人纷争的对象啊!据说这些功夫练到极处,可以达到上窥天地奥秘的境界。除了其中的《魔典》外,其它的五个我算都已经看过了,这些东西修到精深处,的确远胜江湖上的其它武功!”

    靖雨仇注意到他用的字眼是“修”而不是“练”,他奇怪的询问。

    大汉笑道,“小弟的悟性果然非同一般,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这些武学都是最注重个人的自身领悟,而非按部就班的死练,一招一式的照练绝不可取,通常在艰苦的逆境中才能激发人体的潜能,领悟出平日里所悟不到的东西,例如刚才在我的精神压力下,脑中自然做出了反应,在外力的压力下领悟了《水经集》!”

    靖雨仇点头道:“到现在我才领悟了三式,可剩下还有二十一式摸不着头脑!”

    大汉低吟道:“欲返不尽,相期与来。明漪绝底,奇花初胎。青春鹦鹉,杨柳楼台。碧山人来,清酒深杯。生气远出,不着死灰。妙造自然,伊谁与裁!果然奇妙无比,真正精华啊!”他转头道:“不要奢望可以从别人的经验中得到这种领悟,最重要的还是自身的顿悟!我能说的是,一切不用刻意去体味,水到渠自成!”

    靖雨仇低头细想大汉所说的每一句,从这一刻起,在一位武道上无可比拟的大宗师的引导下,他才开始真正了精神上的修炼,为日后成为与大汉比肩的一代大宗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岳红尘听得气闷,她本身并不是擅长武功的,所以对这类的话题也不感兴趣,而且两人说的话好象是在打哑谜似的,就更令她受不了了,岳红尘叫道:“羲敌┟挥玫?鳎们看獐肉都已经好了,再不吃的话可就焦了!焦了是小事,饿坏了我的肚子可就是大事了!”

    正在谈话的两人相视一笑,大汉道:“罪过!罪过!险些把小姑娘饿坏了,来,我们动手吧!”

    撕开獐肉,肉香四溢,獐肉烤得外焦里嫩,恰倒好处,引得人食指大动。三人如对待敌人般风卷残云,不大的工夫就将之消灭得干干簟

    大汉收起酒壶,忽然以郑重的语气道:“以小兄弟此时的武功,若让我说句公道话,遇到一般的高手,纵然不胜,亦无性命之忧,但如若碰到今日所见的人秀、福秀一级的高手,务须要千万小心。尤其是遇到魔门中人,更是要加倍在意。魔门中人大都手段毒辣,惯见笑里藏刀之辈,这才是最需要注意和防范的人物。”

    靖雨仇趁机问道:“像今日的人秀、福秀我认得了,但魔门中的其它人等应该是很隐秘的,要如何分辨呢?”

    大汉沉默了一下,像是在考虑有些话该不该说出来,终于,像下定决心般低声道:“魔门分四艺,每艺成一派。每派都有自己的武学,其中以花音派的魔典为最,魔门内隐秘高手甚多,而且有的隐藏极深,即便是魔门中人,也多是相见不相识。相互不认识的魔门中人互相分辨,凭的是两样手段。”大汉抬手做了个手势,姿势很奇特,他接着道:“这是魔门内大招呼的一个手势,还有另一种是……”他缓缓抽出腰间长剑。

    虽然先前大汉出过剑,但靖雨仇从未看清楚过他的剑的样子,只到此刻,他才清清楚楚的看清大汉手中的长剑。

    剑很长,几乎超过普通的长剑一半,而且更让靖雨仇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剑上竟好似生了些锈,整个剑刃显得暗淡无光,生涩粗糙。这绝不是他想象中的神兵利器的样子,看起来比之自己的虹刀还有所不如。

    大汉手腕轻抖,在面前的石板地上轻巧的画出个奇怪的图形,剑刃同石板相接,却并没有发出应有的金铁交鸣之声,瞧来就像把削铁如泥的宝剑划过的一样。

    靖雨仇把这图形的画法暗记在心,看来这个就是魔门间相互证实身份的方法了。

    靖雨仇忽然问道:“大侠!莫非是魔门内的人?”

    大汉收起长剑道:“为何如此想?”

    靖雨仇忽地摇头,“大侠绝不是魔门中人,原来我曾经见过几个魔门中人,像石公山和阮公渡,好象是天演门的;另外还有颜传玉和浪琴,应该是天缺阁的。”

    大汉皱眉,“说的这几人分属两支义军,看来魔门也加入到这场争霸天下的战争中来了!”他接着道:“天演门和天缺阁在魔门内只能算是二流,真正强横的是花音派和邪宗,他们加上白道上的象征香榭天檀构成了武林中的主要实力,而且不只是在武林,更多的是……”他忽地停口不说,轻叹一声道:“日后遇到魔门中人需要小心,若要遇到来自香榭天檀的人,更要小心!”

    “呃!”这话令靖雨仇大惑不解,正要继续追问,大汉身形飘飘,已经向庙门外转去,看似缓慢,却已经在一眨眼的工夫中走出老远。

    靖雨仇连忙追出,叫道:“不知道大侠的名字是……”

    人影迅速远去,眨眼工夫就只剩下个模糊的背影,但柔和的声音依旧清晰的传来,犹如响在耳边,“相逢何必曾相识!小兄弟,好自珍重!”

    靖雨仇心中怅然若失,与大汉相处不到半日时刻,但却完全感受到了他的人格魅力,既使人对他有高山仰止之感,又分外感觉得到他的平易近人,尤其是大汉胸怀睨暌天下的气概,让靖雨仇心折不已,也使他立定决心,早晚有一日如大汉般,成为一代傲视天下的大宗师。

    风停树静。

    靖雨仇转向岳红尘道:“下一步做何打算?”

    岳红尘默想片刻,双掌一击,“我们回景川城,为死去的兄弟姐妹们报仇!”

    “啊?”靖雨仇吓了一跳,“转回去?那不是自投罗网?”

    “砰!”岳红尘一拳打在他肩头,“不敢回去是不是,没带种啊!最危险的地方往往是最安全的地方,那两个魔门的家伙一定是以为我们已经远远的逃离景川城了,但我偏要回去血洗黄山会给他们看看!”

    靖雨仇苦笑,“别看岳红尘武功不怎么样,但不知怎地,自己竟被她吃得死死的,好象真变成了个跟班的小弟。不过话说回来,她的提议真实非常大胆而可行,最危险的地方往往是最安全的地方,这话他是深有体会。”

    回到景川城的时候,正是日当正午,使人昏昏欲睡的时刻,但像岳红尘所说,也正是杀人的最好时候。

    黄山会前的风景依旧,大门依然是那副被他劈碎时的样子,但院子里人影绰绰,好象是很多人在搬着东西。

    靖雨仇和岳红尘二人举步跨入。

    靖雨仇顺手揪住名黄山会的弟子,不理会他拼命挣扎,拿出虹刀架到他脖子上,慢条斯理的说一声:“说!怎么回事?”

    那名弟子所表现出来的素质让他失望,两腿直打哆嗦,看样子差点要尿裤子了,不过还好,嘴的功能还未失去,说出了一段令他惊异的话。

    黄山会的会首是黄璋,其下还有四个副会首,合起来有五魁首之称。黄山会中,只有这几人是直接受魔门驱使以间接控制黄山会的。而五人中惟有黄璋一人知道黄山会背后一直在支持他们的神秘势力是魔门中人。昨日黄璋袭击花帮不利,而且还身负重伤的回来,对于这样没有利用价值的废物,一贯讲求利益至上的魔门中人卓天罡自然不会再留着他,解决掉黄璋后,恰巧靖雨仇前来寻衅,于是就发生了随后卓天罡寻上花帮杀人的事情。

    前因后果靖雨仇很快就推断出来了,卓天罡黎明的时候追杀他和岳红尘不果,找上了福秀京百福和黄山会剩下的四个副会首做帮手。尽管大汉在街头处所画的“退”字所表现的惊天气势让他有所顾忌,但有人秀和福秀一起出手,相信必然可以摆平此事。但没想到大汉的实力远远超出他的预算,不但没能达到目的,反而在同去的四个黄山会副会首面前暴露了真实身份,还不得不将之杀掉灭口,如此一来,继续掌控黄山会的目标非但不能实现,而且黄山会首领尽失,实力大受损失,今后能不能继续在景川城内称霸,甚至存在都已经成了个大问题。

    经此一事,黄山会内部已经乱做一团,人心思散。

    靖雨仇放下手中抓着的黄山会弟子,回头询问岳红尘,“这种情况,没有必要再大开杀戒了吧?”

    岳红尘环目四顾,果然周围的黄山会帮众跑的跑、溜的溜,眼看就是一副大溃逃景象。她点点头,“这些小喽罗杀了也没什么意思,不过,教训还是要留给他们的!”伴随着话音,岳红尘亮出火折,在四周点起了七八个火头,不到片刻工夫,黄山会的大片屋舍都已经燃起了火头,借着风势,呈现出愈来愈大之势。

    岳红尘丢下手中的火把,语气中仍充满恨意,“可惜杀不了作恶的头子,那个死老道!不过这也应让他好受了。”

    的确,赶跑了黄山会的大部分帮众,再加上花帮的总堂被毁,景川城里的势力均衡被打破了,林立的小帮派没有实力如花帮和黄山会般控制这里,景川城必将陷入混杂的纷乱时期,魔门要想控制这里,为他们争霸天下找一个可靠的据点是不可能了。虽然破坏了卓天罡的构想,但是杀不了他,也是很令人遗憾的。

    酷热袭来,眼看这里卷入一片火海,岳红尘一招手,“我们回总堂看看。”

    “不好!”靖雨仇心中忽然闪过警讯,如果是以从前的状态,他是无法感觉到的,但自经过大汉的指点后,他的灵觉加倍灵敏了,这是清楚的感觉到了自右侧方传来的危险,一股极其强烈的危险。想提醒岳红尘,但已经来不及了,靖雨仇能做到的只是将虹刀来得及抽出半截挡在腰腹右侧,他感觉到的敌人袭来的方向。

    “叮!”的一声长响,竟似金铁交鸣的声音,可见对方用了全力,要不是虹刀乃是宝刃,这一下准会给击个洞出来。身侧传来一声闷哼,靖雨仇目光扫处,见到岳红尘身子一软,倒在地上,只是给对方点了穴道。

    靖雨仇虽感安慰,但亦心中暗凛,偷袭的敌人对两人的下手轻重完全不同,对岳红尘的用意看来只是生擒,对自己的用意那是可想而知的,要不是虹刀护体,这一下真的要让对方在腰间点个洞出来,不死也是重伤。

    对方一击不中,立刻退到岳红尘身边,让靖雨仇投鼠忌器,抢先控制了整个形势。

    须发飘飘,偷袭者赫然正是人秀卓天罡。

    虽然没有达成目的,但能将岳红尘控制在手中也令卓天罡分外满意了。他依旧是那副满脸正气的微笑,仿佛刚才什么也没有做过,“是等我动手呢?还是自断四肢?”微笑着说出的轻柔话语却隐藏着浓厚的杀意。

    “想不到连人秀也喜欢同福秀一样偷袭起人来了,不知道那个肥胖如猪的家伙为什么没有一起来干这种卑鄙的勾当?”靖雨仇冷冷的道。其实他并不能确定福秀京百福是否隐藏在暗处,说这一句话只是试探卓天罡,如果福秀也来的话,他唯一应该做的就是不顾岳红尘的死活,夺路逃命,尽管在两大高手的夹击下是不太可能的;如若福秀未来,眼前只是卓天罡一人,那尽管两人的实力有很大的差距,但自己亦有一拼之力,而且还可以动动脑筋看看有无好方法把岳红尘也一起救走。

    对于靖雨仇的试探,卓天罡半点没放在心上,捻须微笑,“有我一人足亦!而且……”他轻轻看了岳红尘一眼,“两个人享受这样的美人怎及得上一人独享快活!”

    靖雨仇心中暗急,自己怎么也不能让岳红尘受辱于对方,但现在却是苦无良策,只有暂时先以硬碰硬了。他深吸口气,腰干一直,一刀劈出,刀势圈转,方位不定,虚虚实实的向卓天罡冲去。比之半日前,这一刀更见威势。

    但两人间的差距不是一日半日间就可以弥补过来的,面对扑面而来的凶恶刀势,卓天罡微微一笑,一把细长的东西自袍袖下翻出,左右圈转,将他的刀势完全封住。

    靖雨仇看得清楚,是一柄银白色的软剑,圆转如意,任意圈转,不但将自己的攻势死锁,而且剑上传来的真气一波波攻来,有如大河般连绵不绝,震得他气血翻涌,胸口微疼。

    这正是卓天罡赖以成名的“浩然正气”。与魔门的其它人不同,卓天罡是正邪双修,内外俱全,同他的多重身份一样具有多面性。

    靖雨仇的虹刀无论劈向哪里,都会被软剑封住死锁,那种真气被连续封住的感觉让他有种有力使不出的感觉。

    “啪”的一声轻响,软剑倒卷上来,将虹刀缠了个结实,没等他发力震开,对方的真气猛烈的袭来,他的虹刀虽未脱手,但猝然喷出的大口鲜血表明已经被卓天罡的“浩然正气”给造成了严重的震伤。

    看到靖雨仇的状况,卓天罡极为满意,对方已经失去了反抗的能力,现在是进行下一步棋的时候了!但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谨慎的点了靖雨仇的穴道。靖雨仇低垂着头,动也不动的不加反抗,让人觉得他完全没有了危险。

    卓天罡仰天大笑,接下来就要做他最喜欢干的事情了。俯身将岳红尘提起来,他正好对上岳红尘那满怀恨意的双眼。卓天罡丝毫不以为意,拍拍她的脸蛋,“小美人,本来是应该给解开哑穴的,但怕想不开嚼了那根小香舌,可惜少了那张小嘴里发出的快乐呻吟声实在是美中不足啊!哈……哈……”他得意的狂笑。

    此时的岳红尘再也无力反抗了,只能任由这色道人为所欲为。

    卓天罡乃是此道老手,经验极其丰富,他先不忙对她大肆轻薄,只是细细打量她的身材,思量用何种方法来对付这穿爱穿男装的美女。

    岳红尘被他看得浑身发毛时,他终于伸出手去抚摸着她麦色的脸颊,嘴里还啧啧赞叹:“嗯!好嫩滑的脸蛋,不知道身体的其它部位如何,那对奶子是不是也一样嫩滑?想来摸起来也是舒服的很吧!哦!差点还忘了蜜穴,不知道蜜汁是不是甜的?”

    卓天罡嘴里说着极其淫秽的词语,手上却丝毫不停,顺着脸蛋下滑到脖颈处来回抚摩。岳红尘眼看他开始解开自己的外衣,急得险些吐血,但却又无法可想。

    卓天罡解开她的外衣,透过薄薄的内衣,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她胸前软肉的弹性,而且可以肯定的是,她并没有穿女性最贴身的内衣。卓天罡大乐,“这对奶子真不小啊!看来贫道有福了!”他扯下她上身最后的内衣,放在鼻端深深一嗅,叹道:“不施脂粉,体香天然啊!”扔开内衣,他大胆而肆无忌惮的欣赏着她胸前的风景。入目处岳红尘的酥胸傲然挺立,虽然不是白玉般的颜色,但却另有一番风致,高高贲起的一对乳房凌空矗起似两只腻滑耸动的美乳,于交会处自然地形成一道深深的乳沟。娇乳上那两粒红润的乳头点缀其间,而且还不自觉地肿胀翘立,看得卓天罡心痒难耐。

    岳红尘的麦色肌肤上泛起红晕,不知道是因为情动还是羞赧。

    卓天罡两手按住香肩,顺着曲线自然的下滑,在她那腻滑的肌肤上抚动着。

    他并不直接抚摩那对娇挺的美乳,而是在乳根部缓缓的盘旋着,同时分出另一只手,落在她的粉嫩后背上,在其上用指尖轻轻的来回挑逗。

    虽然不是最敏感的部位,但在卓天罡轻柔缓舒且极有经验的抚弄下,反而让岳红尘情欲涌动,呼吸急促,她清楚而惊骇的发现,自己不但是上身起了反应,连下体也有了同样的反应。

    她肌肤上传来的反应,卓天罡一清二楚,在乳根部盘旋的手不再拘泥于上身了,顺着光滑的肌肤下滑,直接伸向她两腿间的隐秘处。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